<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古詩三百首 >

                王維《山中》古詩賞析與翻譯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3-02-20 23:34
                王維《山中》

                荊溪白石出,天寒紅葉稀;
                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

                荊溪,名長水,又稱產水。源出陜西藍田縣西南秦嶺山中,北流至長安東北入霸水。王維穿行在山中,山路往往滂著溪流。蜿蜒曲折,似乎與人作伴的清溪。   
                首兩句:初冬天寒水淺,露出磷*白石。因天寒紅葉變的稀了。   
                后兩句:盡管冬令天寒,但整個秦嶺山中,仍是蒼松翠柏,蓊郁青蔥。山路順溪穿行在無邊的濃翠之中,就象被籠罩在一片空翠之中,身心都受到它的侵染??v然無雨,卻自然感到“空翠濕人衣”了。這幅由白石磷*的小溪,鮮艷的紅葉和無邊的濃翠,所組成的山中冬景,色澤斑爛鮮明。富有詩情畫意,毫無蕭瑟枯寂的情調

                薄霧散盡,荊溪如一塊越扯越長的銀飄帶,向遠山中淡淡隱去。水很薄、很清,涓涓細流輕輕彈奏著石頭的琴鍵,一路吟唱,蜿蜒而出。 冬躡手躡腳的來了。這位頑皮的孩子,用寒風的十指收集秋天張貼在樹上的五顏六色的卡片,然后,又毫不憐惜地甩在地上。幾片楓葉躲過了它冷冷的視線,竟勇敢地昂起紅樸樸的臉,如長夜里的火把,頓時照亮了整個季節。詩人為她們大膽的舉動一陣驚喜,心中盛滿了溫暖和激動。
                山路似有似無,在青蔥蓊郁的蒼松翠柏中躲躲閃閃。陽光企圖伸長手指溜進來,最后仍讓一層一層的葉片擋住了去路。 空明的山色蒼翠欲滴。這秦嶺的初冬呵,盡管無雨,卻被滿眼的綠色打濕了目光和衣裳,以及心靈深處的那個靜謐的夢。

                【賞析】:
                  這首小詩描繪初冬時節山中景色。
                 
                  首句寫山中溪水。荊溪,本名長水,又稱浐水,源出陜西藍田縣西南秦嶺山中,北流至長安東北入灞水。這里寫的大概是穿行在山中的上游一段。山路往往傍著溪流,山行時很容易首先注意到蜿蜒曲折、似乎與人作伴的清溪。天寒水淺,山溪變成涓涓細流,露出磷磷白石,顯得特別清淺可愛。由于抓住了冬寒時山溪的主要特征,讀者不但可以想見它清澄瑩澈的顏色,蜿蜒穿行的形狀,甚至仿佛可以聽到它潺潺流淌的聲音。
                 
                  次句寫山中紅葉。絢爛的霜葉紅樹,本是秋山的特點。入冬天寒,紅葉變得稀少了;這原是不大引人注目的景色。但對王維這樣一位對大自然的色彩有特殊敏感的詩人兼畫家來說,在一片濃翠的山色背景上(這從下兩句可以看出),這里那里點綴著的幾片紅葉,有時反倒更為顯眼。它們或許會引起詩人對剛剛逝去的絢爛秋色的遐想呢。所以,這里的“紅葉稀”,并不給人以蕭瑟、凋零之感,而是引起對美好事物的珍重和流連。
                 
                  如果說前兩句所描繪的是山中景色的某一兩個局部,那么后兩句所展示的卻是它的全貌。盡管冬令天寒,但整個秦嶺山中,仍是蒼松翠柏,蓊郁青蔥,山路就穿行在無邊的濃翠之中。蒼翠的山色本身是空明的,不象有形的物體那樣可以觸摸得到,所以說“空翠”。“空翠”自然不會“濕衣”,但它是那樣的濃,濃得幾乎可以溢出翠色的水份,濃得幾乎使整個空氣里都充滿了翠色的分子,人行空翠之中,就象被籠罩在一片翠霧之中,整個身心都受到它的浸染、滋潤,而微微感覺到一種細雨濕衣似的涼意,所以盡管“山路元無雨”,卻自然感到“空翠濕人衣”了。這是視覺、觸覺、感覺的復雜作用所產生的一種似幻似真的感受,一種心靈上的快感。“空”字和“濕”字的矛盾,也就在這種心靈上的快感中統一起來了。
                 
                  張旭的《山中留客》說:“縱使晴明無雨色,入云深處亦沾衣。”“沾衣”是實寫,展示了云封霧鎖的深山另一種美的境界;王維這首《山中》的“濕衣”卻是幻覺和錯覺,抒寫了濃翠的山色給人的詩意感受。同樣寫山中景物,同樣寫到了沾衣,卻同工異曲,各臻其妙。真正的藝術是永遠不會重復的。
                 
                  這幅由白石磷磷的小溪、鮮艷的紅葉和無邊的濃翠所組成的山中冬景,色澤斑爛鮮明,富于詩情畫意,毫無蕭瑟枯寂的情調。和作者某些專寫靜謐境界而不免帶有清冷虛無色彩的小詩比較,這一首所流露的感情與美學趣味都似乎要更健康一些。




                相關閱讀

                詹本《閑坐》“萬事問不知,山中一樽酒”全詩翻譯
                史可法《燕子磯口占》“磯頭灑清淚,滴滴沉江底”
                蕭立之《送人之常德》閱讀答案及全詩翻譯賞析
                謝靈運《登江中孤嶼》“云日相輝映,空水共澄鮮”
                宋祁《八月望夜無月有感·素波涼暈淡曾城》全詩賞析
                北宋 寇準《書河上亭壁》“蕭蕭遠樹疏林外,一半秋

                有幫助
                (22)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