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古詩三百首 > 古詩賞析 >

                朱彝尊《出居庸關》“居庸關上子規啼,飲馬流泉落日低”全詩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4-01-18 17:17
                出居庸關
                朝代:清 作者:朱彝尊 體裁:七絕
                  
                居庸關上子規啼,飲馬流泉落日低。
                雨雪自飛千嶂外,榆林只隔數峰西。

                注釋
                居庸關:在北京市昌平區西北,為長城重要關口?!都螒c一統志·順天府》:“居庸關,在昌平州西北,去延慶州五十里。關門南北相距四十里,兩山峽峙,巨澗中流,懸崖峭壁,稱為絕險,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山巒間花木郁茂蔥蘢,猶如碧浪,因有‘居庸疊翠’之稱,為‘燕京八景’之一,”
                子規:鳥名,一名杜鵑。鳴聲凄切,能動旅客歸思:
                嶂:似屏障的山峰。
                榆林:榆林堡。在居庸關西五十五里。清·顧炎武《昌平山水記》:“永樂二十二年四月己酉,上親征,駐蹕唐家嶺,以四日至囂庸關。其疾行則一日而至榆林,榆林在岔道西二十五軍。”[2]

                譯文
                居庸關上,杜鵑啼鳴,驅馬更行,峰回路轉,在暮靄四起中,忽遇一帶山泉,從峰崖高處曲折來瀉,頓令詩人驚喜不已:在這塞外的山嶺間,竟也有南國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馬一飲,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遙看蒼茫的遠夭,又見一輪紅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線。那猶未斂盡的余霞,當還將遠遠近近的山影,輝映得明熒如火。
                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還沐浴在一派莊嚴肅穆的落日余霞中?;乜幢碧?,卻又灰云蒙黎。透過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隱約可見有一片雨雪,紛揚在遙遠的天底下,將起伏的山巒,織成茫茫一白。意興盎然地轉身西望,不禁又驚喜而呼:那在內蒙古準格爾旗一帶的“渝林”古塞,竟遠非人們所想像的那般遙遠!從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云海茫茫中聳峙的“數蜂”之西么?

                簡析:
                這是清朝詩人朱彝尊的詩,描寫了征人出關,行至邊塞時,留戀不舍的情形.
                居庸關是中原和關外的界關.榆林是關內的地名.
                詩意為,行至居庸關時還能聽到杜鵑的啼叫,黃昏時分在溪水旁飲馬.通過關隘之后,在那千山之外,卻已是雨雪紛飛了.回望關內,西邊和榆林也只隔了幾座山峰而已.
                表達了出關將士回首凝望,不舍家園的感情.


                賞析:
                從山青水綠的南國,來游落日蒼茫的北塞,淡談的鄉思交匯著放眼關山的無限驚奇,化成了這首“清麗高秀”的寫景小詩。
                朱彝尊早年無意仕進,以布衣之身載書“客游”,“南逾嶺,北出云朔,東泛滄海,登之褱,經甌越”,為采訪山川古跡、搜剔殘碣遺文,踏誼了大半個中國(見《清史稿文苑傳》)?,F在,他獨立于北國秋冬的朔風中,傾聽著凄凄而啼的子規(杜鵑)之鳴,究竟在浮想些什么?是震訝于這“古塞之一”的居庸關之險酸——它高踞于軍都山間,兩峰夾峙,望中盡為懸崖峭壁,不愧是扼衛京師的北國雄塞?還是思念起了遠在天外的故鄉嘉興,那鴛鴦湖(南湖)上風情動人的船女棹歌,或搖曳在秋光下的明艷照人的滿湖蓮荷?于是這向風而啼的“子規”,聽來也分外有情了:它也似在催促著異鄉游子,快快“歸”去么?
                起句看似平平敘來,并末對詩人置身的關塞之景作具體描摹。但對于熟悉此間形勢的讀者來說,“居庸關”三字的跳出,正有一種雄關涌騰的突兀之感。再借助于幾聲杜鵑啼鳴,便覺有一縷遼遠的鄉愁,浮升在詩人的高嶺獨佇之中。驅馬更行,峰回路轉,在暮靄四起中,忽遇一帶山泉,從峰崖高處曲折來瀉,頓令詩人驚喜不已:在這塞外的山嶺間,竟也有南國般清冽的泉流,正可放馬一飲,聊解旅途之渴。站在潺潺的山泉畔,遙看蒼茫的遠夭,又見一輪紅日,正沉向低低的地平線。那猶未斂盡的余霞,當還將遠遠近近的山影,輝映得明熒如火——這便是“飲馬流泉落日低”句所展現的塞上奇景。清澈、明凈的泉流,令你忘卻身在塞北;那涂徐而奏的泉韻,簡直如江南的絲竹之音惹人夢思。但“坐騎”恢恢的嘶鳴,又立即提醒你這是在北疆。因為身在山坂高處,那黃昏“落日”,也見得又圓又“低”,,如此高遠清奇的蒼莽之景,就決非能在煙雨霏霏的江南,所可領略得到的了。
                不過最令詩人驚異的,還是塞外氣象的寥廓和峻美。此刻,峰影如燃的西天,還沐浴在一派莊嚴肅穆的落日余霞中?;乜幢碧?,卻又灰云蒙黎。透過如林插空的千百峰嶂,隱約可見有一片雨雪,紛揚在遙遠的天底下,將起伏的山巒,織成茫茫一白!“雨雪白飛千嶂外”句,即展現了那與“飲馬流泉落日低,所迥然不同的又一奇境——剪影般的“千嶂”近景后,添染上一筆清瑩潔白的“雨雪”作背景,更著以一“飛”字,便畫出了一個多么寥廓、案潔,竣奇而不失輕靈流動之美的世界!
                詩人久久地凝視著這雨雪交飛的千嶂奇景,那一縷淡淡的鄉愁,旱就如云煙一般飄散殆盡。此次出塞,還有許多故址、遺跡需要考察,下一程的終點,該是馳名古今的“榆林塞”了吧?詩人意興盎然地轉身西望,不禁又驚喜而呼:那在內蒙古準格爾旗一帶的“渝林”古塞,竟遠非人們所想像的那般遙遠!從居庸塞望去,它不正“只隔”在云海茫茫中聳峙的“數蜂”之西么?詩之結句把七百里外的榆林,說得仿佛近在咫尺、指手可及,豈不太過夸張?不,它恰正是人們在登高望遠中所常有的奇妙直覺。這結句雖然以從唐人韓翔“秋河隔在數峰西”句中化出,但境界卻高遠、寥解得多:它在剎那間將讀者的視點,提升到了詩人絕后的絕高之處;整個畫面的空間,也因此猛然拓展。于是清美、寥廓的北國,便帶著它獨異的“落日”流泉、千嶂“雨雪”和云海茫范中指手可及的愉林古塞,蒼蒼莽葬地盡收你眼底了。

                作者:
                朱彝尊:號竹詫,又號西區舫,驚風亭長,晚稱小長廬釣魚師,浙江秀水(今嘉興)人。少肆力古學。博極鮮書??陀文媳?,所至以搜剔金石為事。1679年應試博學鴻詞科,官翰林院檢討,參加修纂《明史》,后充日講官,入值南書房。




                相關閱讀

                朱彝尊《出居庸關》“居庸關上子規啼,飲馬流泉落
                蕭雄《風洞》“深谷崖邊一竅開,洶洶橐龠走奔雷”
                蘇軾《望湖樓晚景》“雨過潮平江海碧,電光時掣紫
                曹鄴《官倉鼠》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東漢《古詩十九首·今日良宴會》“人生寄一世,奄忽
                陶淵明《飲酒二十首(其八)》“青松在東園,眾草

                有幫助
                (3)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