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李賀《出城寄權璩楊敬之》“草暖云昏萬里春,宮花拂面送行人”全詩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5-07-22 21:50
                出城寄權璩楊敬之
                李賀
                草暖云昏萬里春,宮花拂面送行人。
                自言漢劍當飛去,何事還車載病身。

                注釋
                ⑴權璩:字大圭,唐代文學家權德輿之子。楊敬之:字茂孝,唐代文學家楊凌之子。
                ⑵云昏:猶云灰暗貌。唐高適《薊中作》:“邊城何蕭條,白日黃云昏。”
                ⑶宮花:從宮苑飄出的飛花,此處猶言柳絮或楊絮,也暗指朝廷。
                ⑷漢劍:指傳說中漢高祖劉邦斬白蛇之劍,作者自喻。南朝宋劉敬叔《異苑》:“晉惠帝元康五年,武庫火,燒漢高祖斬白蛇劍、孔子履、王莽頭等三物。中書監張茂先懼難作,列兵陳衛。咸見此劍穿屋飛去,莫知所向。”
                ⑸何事:為何,何故。晉左思《招隱》詩之一:“何事待嘯歌?灌木自悲吟。”病身:體弱多病之身。當時李賀以病辭奉禮郎官,回歸昌谷。

                參考譯文
                地面上小草泛著嫩黃的暖色,雖然天空中的云顯得那樣的灰暗,可是卻擋不住春天的生氣勃勃。這時飛絮迎面撲來,輕輕的從我臉頰上滑過,好像是在安慰我,并為我送行。我曾經說過,自己要像劉邦斬白蛇用的寶劍一樣,能夠做出一番事業,可我還一事無成,卻決心要飛走了。走就走,為何還要讓我帶著病身辭官回鄉,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我病了嗎?

                創作背景
                這首《出城寄權璩楊敬之》詩為李賀入京考進士不中而歸后感寄權璩、楊敬之二友之作。李賀是中唐時代頗有才氣名望的詩人,其天資當非一般,其進士不第的原因當從他的府試說起。元和五年(810),二十一歲的李賀參加河南府試,作《河南府試十二月樂辭并閏月》。由于成績突出,被推選“應進士舉”,并準備赴京參考。李賀本來天份頗高,又有韓愈、皇甫湜師長的賞識和提攜,原本很有希望一試中鵠,但由于有人嫉妒,竟壞了他這樁美事。原來唐人應試,極重家諱。題中若遇尊長名諱,只得借故退出考場。李賀父親名“晉肅”,“晉”、“進”同音,于是就有人揚言李賀不宜參試。韓愈曾為此還寫過一篇辯駁文章《諱辯》,文中質道:“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土。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乎?”盡管辯解鑿鑿有力,仍未能破除社會陋見,李賀終于被迫放棄了考進士的權利,罷考而歸。離開京城時,李賀寫了這首詩寄給好朋友權璩和楊敬之。

                權璩,元和(唐憲宗年號,806—820)初進士,歷監察御史,有美稱。楊敬之,同為元和初進士,累遷屯田戶部二郎中。這二人與李賀相交甚厚?!短茣防钯R本傳言:“與游者權璩、楊敬之、王恭元。每撰者,時為取去。”從中可見李賀詩作曾得權、楊二人的青睞,并知三人關系之親厚無間。

                賞析
                《出城寄權璩楊敬之》是唐代詩人李賀的作品。此詩前兩句以京城美妙的春光反襯作者離京時痛苦的心境,暗含了對朝廷的不滿之意; 第三句以“漢劍飛去”表達了無奈之下決然離去的氣度和灑脫,表現了作者的自信;最后一句筆鋒再轉,舊事重提,道出了作者放不下理想和抱負的真實內心。全詩是作者對命運不濟,生不逢時的控訴,表達了作者不情愿離開官場的無奈之情。

                李賀辭官正值青春才華橫溢之時,他對自己的前程抱著無限的希望。誰知遭罹無緣無故的沉重打擊,內心的憤慨是可以想見的。他的這首詩和另一首題為《出城》的詩便集中反映了他當時凄哀的心境。
                詩的開頭兩句“草暖云昏萬里春,宮花拂面送行人”,寫詩人離京的季節和環境。詩人于元和五年(810)冬赴考,元和六年(811)春不第而返。“草暖”、“春”、“宮花”用來告示人們,春事已至,萬里和融,京城之中也是春意盎然,一派迷人的景象。詩人此刻因“不第”而心意悲傷之極,但偏用如此美景相襯,這就愈加顯出內心的痛苦。這種以樂景寫哀的手法,比純粹以悲景寫哀,更有感染力,是辯證法在藝術上的體現。首句中的“云昏”和前兩句的樂景不相協調,在這柳綠花紅的背景之上,應有輕云、淡云相配才是。作者以“云昏”參互其間,其意頗深。首先,“云昏”可以看成為作者當時沮喪心緒的形象寫照,是詩人心靈的外化表現。周圍的一片喜人的春色,那是用來昭示其他參試并取得成就的考生的內心世界的。他們仕途得意,心花怒放,正同這濃郁的春色有著相類似之處。而自己從此斷絕了仕進,猶如大片昏云當頭,不見前路。其次,“云昏”還可視為奸人從中作梗,阻礙了李賀的應試。在古詩中以云喻奸佞的說法很為流行,如李白即有“總為浮云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登金陵鳳凰臺》)的名句。如果“云昏”喻奸人搗亂,那么就可把詩中有關春色的描摹看成李賀對自己原本應有的考試結果的高度自信的形象說法。那暖草,那宮花,那春色本來是屬于自己的,可恨這昏云覆蓋了大地,一切均化為子虛烏有,前程也就落空了。
                詩的后兩句“自言漢劍當飛去,何事還車載病身”,意為:我曾立志要像漢劍一般破屋而飛,為國建功立業??墒菫槭裁催@個愿望不得實現,只好坐上車兒往家鄉載回這多病的身子。“漢劍”,是指漢高祖劉邦的劍。傳說在晉惠帝的時候,武庫失火,這柄寶劍從庫內破屋飛去。顯然,詩人是將己喻劍了。他多么希望能像飛劍一樣砍削邪惡,匡扶正義,為國為民干一番事業。在李賀詩中,隨處可見他詠劍贊劍之句,經檢索有三十一句之多。如“劍光照空天自碧”(《秦王飲酒》),“莫嫌劍光冷”、“能持劍向人”(《走馬引》),“唐劍斬隋公”(《馬詩二十三首》其十六),“神劍斷青銅”(《王濬墓下作》),“憂眠枕劍匣”(《崇義里滯雨》),“古劍庸一吼”(《贈陳商》),“臨歧擊劍生銅吼”(《開愁歌》),“劍龍夜叫將軍閑”)《呂將軍歌》),“劍如霜兮膽如鐵”)《白虎行》)等等。在這些詩句中,作者或以劍眠喻示自己心志的沉滯,或以劍吼比作自己當沖決阻遏,或以劍飛隱含自己應建立功勛??梢哉f劍的形象在詩人筆下已窮形極態,被狀摹得具有人的靈性和精神了。此詩中“當飛去”的劍的形象,便是其中極有代表性的一例。
                人們常說李賀的詩作具有“虛荒誕幻”的特色(杜牧《李長吉歌詩敘》)。如果和此詩對照,便同樣可以找到這個特點,如“自言漢劍當飛去”句即是。“漢劍飛去”原只是《異苑》一書中的傳說故事,本不為確信之事。但李賀偏偏采擷入詩,以劍飛喻志遂,就使全詩在寫實的基礎上融進了極度浪漫的成分。劍本不能飛,言劍能飛躍而起,實屬虛構和想象,以這種在現實生活中并不存在的意象入詩,便充分體現了李詩“虛荒誕幻”的特點。正如李賀稱韓愈的詩作有奇崛的特色,即“筆補造化天無功”(《高軒過》)一樣,他本人的詩作同樣也是出奇制勝,充滿了怪譎的氣氛,甚至連天地也都為之而折服。在李賀的這首早期詩作《出城寄權璩楊敬之》中,虛荒誕幻的特色得到如此充分的體現,遂為李賀以后的創作奠定了風格上的基調,這一點是不能不指明的。




                相關閱讀

                李賀《春坊正字劍子歌》“直是荊軻一片心,莫教照
                李賀《詠懷二首》全詩注釋與賞析
                李賀《出城寄權璩楊敬之》“草暖云昏萬里春,宮花
                李賀《蘇小小墓》“草如茵,松如蓋”全詩翻譯賞析
                李賀《感春》“榆穿萊子眼,柳斷舞兒腰”全詩翻譯
                李賀《同沈駙馬賦得御溝水》“繞堤龍骨冷,拂岸鴨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