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詞品讀 >

                有關戰爭的古詩詞鑒賞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7-03-09 09:23
                戰爭詩,以邊塞、戰爭為題材的詩。
                或者描寫蒼涼的邊塞風光,贊頌將士們的勇武精神,詛咒戰爭帶來的災難,也有歌詠離愁別緒和厭戰悲苦內容。

                詩經《國風·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
                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
                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這是一位遠征異國、長期不得歸家的士兵唱的一首思鄉之歌。全詩共五章,每章四句。前三章征人自敘出征情景,承接綿密,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后兩章描寫戰士間的互相勉勵、同生共死,令人感動。此詩描寫士卒長期征戰之悲,無以復加。


                曹操《蒿里行》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兇。
                初期會盟津,乃心在咸陽。
                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詩人運用民歌的形式,描寫了漢末諸軍閥之間的爭權奪利,釀成喪亂的歷史事實。詩中集典故、事例、描述于一身,既形象具體,又內蘊深厚,風格質樸,沉郁悲壯,體現了曹操的獨特文風。


                李世民《飲馬長城窟行》
                塞外悲風切,交河冰已結。
                瀚海百重波,陰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層巒引高節。
                悠悠卷旆旌,飲馬出長城。
                寒沙連騎跡,朔吹斷邊聲。
                胡塵清玉塞,羌笛韻金鉦。
                絕漠干戈戢,車徒振原隰。
                都尉反龍堆,將軍旋馬邑。
                揚麾氛霧靜,紀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靈臺凱歌入。
                這首樂府詩形象地描述了戰爭的全過程,書寫了平定天下后太宗皇帝的感慨。全詩立意高遠,言辭從容,層次分明,音韻優美,達到了藝術手段與個中立意的高度統一,一掃六朝以來的綺靡和宮廷詩的艷麗,堪稱唐詩的辟荒之作。


                楊炯《從軍行》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辭鳳闕,鐵騎繞龍城。
                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
                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描寫一個讀書士子從軍邊塞、參加戰斗的全過程。僅僅四十個字,既揭示出人物的心理活動,又渲染了環境氣氛,筆力極其雄勁。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唐·岑參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千尺冰,愁云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此詩描寫西域八月飛雪的壯麗景色,抒寫塞外送別、雪中送客之情,表現離愁和鄉思,卻充滿奇思異想,并不令人感到傷感。詩中所表現出來的浪漫理想和壯逸情懷使人覺得塞外風雪變成了可玩味欣賞的對象。全詩內涵豐富寬廣,色彩瑰麗浪漫,氣勢渾然磅礴,意境鮮明獨特,具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堪稱盛世大唐邊塞詩的壓卷之作。



                李白《塞下曲》
                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這首詩主要敘述了漢武帝平定匈奴侵擾的史實,以樂觀高亢的基調和雄渾壯美的意境反映了盛唐的精神風貌。內容極為豐富,風格疏宕放逸,豪氣充溢,表達了詩人高尚的愛國情操。


                杜甫《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
                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野哭幾家聞戰伐,夷歌數處起漁樵。
                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依依漫寂寥。
                全詩寫閣夜的聞見和感觸,從寒宵雪霽寫到五更鼓角,從滾滾波濤寫到燦爛星河,從山川寫到人事,從古人寫到自身。筆觸馳突,氣象雄闊,上天下地,俯仰古今,而篇終又接以混茫之思。感情深沉悲憤,風格闊大蒼涼,情景融匯一體。稱得上是詩人七律體裁的典范之作。

                從軍行
                唐·王昌齡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李賀《雁門太守行》
                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此詩首聯寫景又寫事,渲染兵臨城下的緊張氣氛和危急形勢,并借日光顯示守軍威武雄壯;頷聯從聽覺和視覺兩方面渲染戰場的悲壯氣氛和戰斗的殘酷;頸聯寫部隊夜襲和浴血奮戰的場面;尾聯引用典故寫出將士誓死報效國家的決心。全詩意境蒼涼,格調悲壯,具有強烈的震撼力和藝術魅力。


                李益《夜上受降城聞笛》
                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下月如霜。
                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
                這是一首抒寫戍邊將士鄉情的詩作,從多角度描繪了戍邊將士濃烈的鄉思和滿心的哀愁之情。語言優美,節奏平緩,寓情于景,以景寫情,寫出了征人眼前之景,心中之情,感人肺腑。詩意婉曲深遠,讓人回味無窮。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
                陸游
                僵臥孤村不自哀, 尚思為國戍輪臺。
                夜闌臥聽風吹雨, 鐵馬冰河入夢來。
                這首詩表明陸游投身抗戰、為國雪恥的壯志至老不衰。但是,詩人空懷壯志,卻不為朝廷所重,只能“僵臥孤村”,把為國家恢復中原的理想寄托到夢境之中。感情深沉悲壯,凝聚了詩人的愛國主義激情。



                陸游《書憤》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全詩緊扣住一“憤”字,概括了自己青壯年時期的豪情壯志和戰斗生活情景,抒發壯心未遂、時光虛擲、功業難成的悲憤之氣。詩的意境開闊,感情沉郁,氣韻渾厚。“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擷取了兩個畫面,不用一個動詞,卻境界全出,飽含著濃厚的邊地氣氛和高昂的戰斗情緒。

                蘇軾《江神子/江城子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此詞中寫出獵之行,抒興國安邦之志,拓展了詞境,提高了詞品,擴大了詞的題材范圍,為詞的創作開創了嶄新的道路。作品融敘事、言志、用典為一體,調動各種藝術手段形成豪放風格,多角度、多層次地從行動和心理上表現了作者寶刀未老、志在千里的英風與豪氣。

                辛棄疾《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蓱z白發生。
                此詞通過對作者早年抗金部隊豪壯的陣容和氣概以及自己沙場生涯的追憶,生動地描繪出一位披肝瀝膽、勇往直前的將軍形象,表達了作者殺敵報國、收復失地的理想,抒發了壯志難酬、英雄遲暮的悲憤心情。全詞在結構上打破成規,前九句酣恣淋漓,末一句否定前九句,加重失望之情,體現了辛詞的豪放風格和獨創精神。

                戚繼光《馬上作》
                南北驅馳報主情,江花邊草笑平生。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
                此詩真實地反映了作者轉戰南北,緊張激烈的戎馬生涯。全詩平易自然,瑯瑯上口。“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一個保家衛國的英雄形像躍然紙上。


                文章標簽: 戰爭   烽煙  




                相關閱讀

                納蘭性德《浣溪沙》“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
                品讀有關描寫清明節詩詞
                梁曾《木蘭花慢·西湖送春》“拚一醉留春,留春不住
                納蘭性德《天仙子》“好在軟綃紅淚積,漏痕斜罥菱
                品讀牡丹詩
                獨振新風-唐之韻視頻及解說詞

                有幫助
                (5)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