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經全文 > 詩經·國風 >

                《國風·邶風·凱風》全詩注釋與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7-02-18 17:42
                國風·邶風·凱風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睆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注釋
                1.邶(bèi):中國周代諸侯國名,地在今河南省湯陰縣東南。
                2.凱風:和風。一說南風,夏天的風。這里喻母愛。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凱之義本為大,故《廣雅》云:‘凱,大也。’秋為斂而主愁,夏為大而主樂,大與樂義正相因。”
                3.棘心:酸棗樹初發的嫩芽。這里喻子女。棘,落葉灌木,即酸棗。枝上多刺,開黃綠色小花,實小,味酸。心,指纖小尖刺。
                4.夭夭:樹木嫩壯貌。
                5.劬(qú)勞:操勞。劬,辛苦。
                6.棘薪:長到可以當柴燒的酸棗樹。這里比喻子女已長大。
                7.圣善:明理而有美德。
                8.令:善,好。
                9.爰(yuán):何處。一說發語詞,無義。寒泉:衛地水名,冬夏常冷。
                10.浚(xùn):衛國地名。
                11.睍(xiàn)睆(huǎn):猶“間關”,鳥兒宛轉的鳴叫聲。一說美麗,好看。黃鳥:黃雀。
                12.載:傳載,載送。

                參考譯文
                和風煦煦自南方,吹在棗樹嫩芽上。棗樹芽心嫩又壯,母親養兒辛苦忙。
                和風煦煦自南方,棗樹成柴風吹長。母親明理又善良,兒子不好不怨娘。
                寒泉之水透骨涼,源頭就在浚邑旁。母親養育兒七個,兒子長成累壞娘。
                黃雀婉轉在鳴唱,悅耳動聽真嘹亮。母親養育兒七個,難慰母親不應當。

                創作背景
                關于《邶風·凱風》的背景,說法不一?!睹娦颉氛J為是贊美孝子的詩,說:“《凱風》,美孝子也。衛之淫風流行,雖有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故美七子能盡其孝道,以慰母心,而成其志爾。”朱熹《詩集傳》承其意,進一步說:“母以淫風流行,不能自守,而諸子自責,但以不能事母,使母勞苦為詞。婉詞幾諫,不顯其親之惡,可謂孝矣。”而魏源、皮錫瑞、王先謙總結今文三家遺說,認為是七子孝事其繼母的詩。聞一多認為這是一首“名為慰母,實為諫父”的詩(《詩經通義》)。還有人說這是悼念亡母的詩?,F代學者一般認為這是一首兒子歌頌母親并自責的詩。其大致情景是,詩人在夏日感受到溫暖的南方的吹拂,看到棗樹在吹拂中發芽生長,聯想到母親養育兒女的辛勞,觸景生情,寫下了這首詩。

                賞析
                《國風·邶風·凱風》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一首詩?,F代學者一般認為這是兒子歌頌母親并深感自責的詩。全詩四章,每章四句。各章前二句,凱風、棘樹、寒泉、黃鳥等興象構成有聲有色的夏日景色圖;后二句反覆疊唱的是孝子對母親的深情。設喻貼切,用字工穩。
                此詩以凱風吹彼棘心開篇,把母親的撫育比作溫暖的南風,把自己弟兄們小時候比作酸棗樹的嫩芽,“叢生的”小嫩芽之所以能夠健康成長,全是母親大人辛勤哺育的功勞。七個兒子一個一個長大成人(材)了,母親的大恩大德,堪稱圣善,兒子卻是不孝兒,這就是自責自稱,總嫌自己做得還遠遠不夠,與母親的養育之恩相比,還差得很遠很遠,無以為報。
                從第三章開始,作者又以寒泉比母,以黃鳥比子,作進一步的自我批評。寒泉也成為母愛的代稱。寒泉在地下流淌,滋養浚人。母親生養弟兄七人,至今還如此勞苦,讓作兒子的如何心安?黃鳥鳴叫得清麗婉轉,尚且如此悅耳動聽,為什么七個兒子卻不能撫慰母親那顆飽受孤苦的心呢?
                詩的前二章的前二句都以凱風吹棘心、棘薪,比喻母養七子。凱風是夏天長養萬物的風,用來比喻母親。棘心,酸棗樹初發芽時心赤,喻兒子初生。棘薪,酸棗樹長到可以當柴燒,比喻兒子已成長。后兩句一方面極言母親撫養兒子的辛勞,另一方面極言兄弟不成材,反躬以自責。詩以平直的語言傳達出孝子婉曲的心意。
                詩的后二章寒泉、黃鳥作比興,寒泉在浚邑,水冬夏常冷,宜于夏時,人飲而甘之;而黃鳥清和宛轉,鳴于夏木,人聽而賞之。詩人以此反襯自己兄弟不能安慰母親的心。
                詩中各章前二句,凱風、棘樹、寒泉、黃鳥等興象構成有聲有色的夏日景色圖。后二句反覆疊唱的無不是孝子對母親的深情。設喻貼切,用字工穩。詩中雖然沒有實寫母親如何辛勞,但母親的形象還是生動地展現出來。




                相關閱讀

                詩經·國風·王風全集 國風詩經名句賞析
                國風·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
                春秋《詩經·鄭風·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v
                詩經·國風·鄭風全集 國風詩經名句賞析
                詩經·國風·邶風 國風詩經名句賞析
                《詩經·國風·鄭風·東門之墠》“其室則邇,其人甚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