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姜夔的詞 >

                姜夔《踏莎行》“燕燕輕盈,鶯鶯嬌軟”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4-11-15 17:17
                踏莎行
                姜 夔
                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后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茨橡┰吕淝?,冥冥歸去無人管。

                [注釋]
                ①燕燕:與“鶯鶯”均指所戀女子。
                ②華胥:夢中。
                ③爭得:怎得。
                ④冥冥歸去:指戀人“逐郎”之“離魂”夜間獨自歸去。

                譯文:
                燕子輕盈,黃鶯嬌軟。你的容貌我看得非常清楚分明,在夢中又一次與你真實地相見。你埋怨我太無情,不理解你在長久以來的相思情意。也不體會你在好春時節獨守空房,被相思所纏的悲傷。
                分別后你給我的情書我依然留著,我依舊穿著你分別時親手縫制的衣衫。你的身影似乎暗暗隨著我,來到了四處?;茨系暮?,萬水千山一片寂靜,可你只一個人在遠方孤苦伶仃地,無人陪伴。

                【譯文二】
                像燕子般體態輕盈,像黃鶯般軟語嬌啼,分明又在夢中和你相見。你怪我薄情不知你長夜難眠,你說一開春就被相思熬煎。
                我千百遍讀你別后來信,仍穿你分別時縫制的衣衫,時時感到你的離魂就在身邊。一輪冷月映照淮南青山,你的夢魂悠悠歸去無人相伴。



                【評點】
                本篇是又一首夢思情人之詞。
                上片描寫深情相見的夢境,聲情畢肖,歷歷如見。“燕燕輕盈,鶯鶯嬌軟”二句,寫情人像燕子般體態輕盈,像黃鶯般軟語嬌啼。“鶯鶯燕燕”也是詞人對昔日情人稱呼,出自蘇東坡的詩句。北宋時蘇東坡聽說八十五歲的詩人張先娶妾,便作詩調侃:“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本詞借用這種稱呼,流露出詞人對情人的纏綿情意。下句“分明又向華胥見”,表明前兩句是詞人夢中所見的情景?!读凶印吩醒?ldquo;黃帝晝寢,而夢游于華胥氏之國”,所以詞人用“華胥”形容自己的夢境。“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二句寫的是夢中情人的自述,她含情脈脈地說:“你怪我薄情不知你長夜難眠,你說一開春就被相思熬煎。”抒發了對詞人相思之情的體貼和理解。
                下片寫夢后睹物思人,化用倩女離魂典故,表現深切的戀情。前兩句寫詞人別后睹物思人。“別后書辭”,是指別后情人寄來的書信;“別時針線”,是指情人分別時縫制的衣衫。此二句雖未直接表達相思,但讀來讓人思緒萬千,更加動人。“離魂暗逐郎行遠”承接上片夢中的情景,進一步抒寫情人的相思之情。“郎行”是當時的常用語,即情郎身邊。意思是說她即使靈魂脫體,也要追隨在情郎身邊。但魂魄追隨情郎來到遠方的結果卻是:“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末二句寫的是詞人夢醒后想象情人魂魄歸去的情景:在清冷的月光的照耀下,她的夢魂悠悠歸去卻無人相伴。表達了詞人對情人的深情,以及強烈的負疚之感,令人感動。
                全詞結構布局,以夢見情人開端,又以情人夢魂歸去收尾,渾然天成,境界清冷深遠。

                題解
                此詞作于淳熙十四年(1187年),姜夔從沔州(今漢陽)東去湖州,途經金陵時,夢見遠別的戀人,寫下這首詞。“燕燕、鶯鶯”即夢中之人,詞人不僅在夢中與遠方的戀人細訴相思,在夢后重展戀人書信、重撫她的針線,詞人還幻想戀人“離魂”千里,相伴身旁,甚至擔心魂兒獨自歸去“淮南浩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此二句化用杜甫《夢李白》“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句,王國維以此二句為白石詞中最愛。此詞雖短小,卻迂回曲折,構思新奇,情致極深。姜夔年輕時往來于江淮間,曾熱戀合肥一位琵琶歌女,二十年后亦不能忘情,詞集中為此女所作近20篇,此為其中之一。

                評解
                這首詞為所戀合肥歌女而作。前三句紀夢,借用蘇軾詩句以“燕燕”形容夢中人體態的輕盈,以“鶯鶯”形容她語音的嬌柔,著墨不多,而伊人可愛的聲容豐采仿佛如見。“夜長”以下皆以背面敖粉,設想伊人對自己的相思之深,聲吻畢肖,實則為作者自抒情懷。“離魂”句暗用唐陳玄佑傳奇小說《離魂記》故事,經幽奇之語寫出伊人夢繞魂索、將全部生命投諸愛河的深情,動人心魄。末二句為傳世警策,連不喜歡姜夔的王國維也不得不贊嘆:“白石之詞,余所最愛者,亦僅二語”(《人間詞話》)。這兩句描寫伊人的夢魂深夜里獨自歸去,千山中唯映照一輪冷月的清寂情景,顯示了作者無限的愛憐與體貼,意境極凄黯,而感情極深厚。這首詞以清綺幽峭之筆,抒寫一種永不能忘的深情,極其沉摯感人。

                [賞析]
                這首詞為作者泊舟金陵夢見合肥戀人的記夢之作。開頭即以“燕燕”、“鶯鶯”極寫戀人輕盈之態。“夜長”兩句是夢中戀人向詞人所說。接下來是詞人夢醒后對戀人的追憶。“離魂”則由已夢寫對方之夢,此詞構思佳妙,將兩地思念交匯于夢境之中,極富浪漫色彩。

                本詞寫作時間是孝宗淳熙十四年正月初一,地點是在金陵附近的江上舟中。詞雖短小,但卻寫得紆回曲折,含蓄而多不盡之意。上片寫夢境,但不先說破,卻著力刻畫伊人形象(鶯鶯、燕燕本為女子名,這兒即指伊人),且輕盈、嬌軟形容她的體態、舉止和談吐,真使人有如見其人,如聞其聲之感。接著點出上面兩句乃是寫夢中人,作者是在夢中(華胥國)和她相會。“夜長”兩句補敘夢中情,兩人互訴情懷的口吻宛然在目:她在埋怨薄情郎怎能想象她長夜懷念之苦,他則有感于相思情意比春天來得還快。這是交織著歡樂與痛苦的場面。
                下片是夢醒以后。先寫睹物思人,隨即借用富于浪漫情調的倩女離魂故事,設想伊人亦如倩女一般,其離魂亦不遠千里來與自己夢中相會、黯然歸去的凄涼況味,借此展開新的境界。這種寫法,做到了白石自己所說的“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善之善也”(《詩說》)。


                文章標簽: 思念   月亮   相思  




                相關閱讀

                姜夔《踏莎行》“燕燕輕盈,鶯鶯嬌軟”翻譯賞析
                姜夔《念奴嬌·鬧紅一舸》“嫣然搖動,冷香飛上詩句
                姜夔《杏花天影》宋詞注釋翻譯及賞析
                姜夔《疏影》“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
                姜夔《鷓鴣天·正月十一日觀燈》“花滿市,月侵衣”
                姜夔《浣溪沙》“雁怯重云不肯啼,畫船愁過石塘西

                有幫助
                (7)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