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李清照的詞 >

                李清照《鷓鴣天·桂花》“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比~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3-08-02 11:22
                鷓鴣天
                李清照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注釋:
                    何須:何必。
                    自是:本來是。

                譯文:
                    淡黃色的桂花,并不鮮艷,但體態輕盈,于幽靜之處,不惹人注意,只留給人香味。桂花不需要具有名花的紅碧顏色,色淡香濃,應屬最好的。
                   梅花一定妒嫉,菊花自當羞慚,桂花是秋天里百花之首,天經地義??珊肚瓕鸹ú惶私?,太沒有情意了,不然,他在《離騷》中贊美那么多花,為什么沒有提到桂花呢?

                賞析:
                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

                     桂樹枝繁葉茂,冬夏常青,以同類為林,間無雜樹。秋天開花者為多,芳香四溢。舊時庭園常成對栽植,稱“雙桂當庭”或“雙桂留芳”。
                   桂花略呈黃色,黃得輕淡柔勻,在綠葉映襯下,似乎有些暗淡。桂花花體輕小,體性溫柔,無論生長在僻處山野,還是園林庭院,它們看上去都十分淡雅,一點也不張揚。但是只要桂花一開,就會香飄十里,山野間、院子里、衣袖上……所到之處,一路留香。
                     唐人詠桂詩曰:“為問山東桂,無人何自芳。”“山中桂樹多,應為故人攀。”桂花多生于深山,看上去疏淡清雅,故說“情疏跡遠”??少F的是,不管花色、體性、居處如何,它們都是“只香留”,桂花因此又被稱為“九里香”。
                    詞一開頭,詞人采用慣常的白描手法,寫出了桂花的顏色、體質和特性,賦之以嫻靜、淡雅的情態。顯然,這里傾注了詞人的情懷。在她看來,花不一定以嬌麗鮮艷取勝,疏淡清雅也是一種美;形、色之美固然讓人悅目,芳香四溢則更令人賞心。
                     何須淺碧輕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百花之中誰更美?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何須”二字,把僅以色美形嬌取勝的群花一筆蕩開,而推出色淡香濃、跡遠品高的桂花。何必要強求淺碧輕紅的顏色呢?像桂花那樣淡雅而幽香,自然是花中第一流。
                    詞人的審美情趣,滲透著她的思想感情。據記載,李清照才華橫溢,自視很高,好“譏彈前輩”,詩才詞筆,不讓須眉。宋王灼《碧雞漫志》卷二云:“易安居士……自少年便有詩名,才力華贍,逼近前輩。在士大夫中已不多得。若本朝婦人,當推文采第一。”不知這“花中第一流”,是否包含了詞人的自許?
                    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
                    在百花之中,梅和菊歷來受到人們的稱賞,清照也寫了不少吟詠之詞。但在這里,她將梅、菊與桂花相比。究竟比什么,詞人沒有說,只是說梅花定會感到嫉妒,菊花應該感到羞愧。這種側面烘托的寫法,比正面描寫更為奏效,不僅使詞情跌宕多姿,而且使桂花高雅不俗的形象更加深化;同時也很自然地引出下文:在那畫欄之處,每逢金秋時節,桂花盛開,清風徐來,香飄數里,桂花真是群芳之冠!“開處”,一作“開歲”。
                     需要指出的是,詞人并不是要貶低她一向喜愛的梅、菊,而是通過桂花的以香取勝,贊賞“內美”的可貴。“畫欄”,即畫著花紋的欄桿,言其精美,出自李賀《金銅仙人辭漢歌》:“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中秋”,這里泛指秋季,并非農歷八月十五中秋節。
                     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
                   “可煞”,相當于“可是”。“騷人”,指大詩人屈原。他在《離騷》中,吟及許多香花芳草,以喻君子修身美德。詞人很為桂花抱屈:是不是屈原缺少情意或才思,要不當年為什么不把香冠中秋的桂花收進去呢?
                     有人說,屈原詩中還是有桂花的。其實這并不重要,因為《離騷》不是花譜,屈原是否喜歡桂花,是否吟詠,那是他的事。詞人故意設問指責,看似無理,實則是為了更好地抒發對桂花的偏愛之情。這樣結尾,既生動風趣,又耐人尋味。
                    與李清照同時的江西詩人陳與義,也寫有一首詠桂詞,其中兩句說道:“楚人未識孤妍,《離騷》遺恨千年。”其意與清照此兩句相同,但韻味迥異,高下立判,因為陳詞說得太實,缺少清照詞的含蓄、風趣和靈巧。
                   
                評 解
                    歷來文人學士借詠梅、詠菊來抒寫情懷的為數不少,但吟詠桂花的就不多見了。李清照這首詞,偏要道出桂花的可稱賞之處,譽其為“花中第一流”,自是不同凡響。
                     一首好的詠物詞,既要細致生動地狀物,也要有所寄寓,將詞人自己的感情、志趣等融進去。既不離于物,又不拘泥于物,水乳交融,方才真切動人;借物言情,形神并似,境界才高。這首詞便是一篇詠物佳作。
                    清照詞一向以白描見長,而本篇卻以議論入詞,托物抒懷,但都離不開形象的描繪。如果沒有第一、二句對桂花外形特質的很好描繪,為全詞的議論奠定基礎,那么,由此生發出來的議論,無論是正面的品評,還是側面的比襯,或是有趣的質問,都成了無本之木。而議論或發問更不帶絲毫的書卷氣,故能妙趣橫生,令人嘆服。
                     詞人在描寫桂花的同時,其實也是在寫人。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何須淺碧輕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易安語也,其詞品亦似之。”



                賞析二:
                這首《鷓鴣天》詞是一篇盛贊桂花的作品。在李清照詞中,詠花之作很多,但推崇某花為第一流者還僅此一篇。它與《攤破浣溪沙》同為作者與丈夫居住青州時的作品。
                  作為供觀賞的花卉,艷麗的色彩是惹人喜愛的一個重要原因。本篇的上片正是抓住桂花“色”的特點來寫的。“暗淡輕黃體性柔”,“暗”“淡”“輕”三字是形容桂花的色是暗黃、淡黃、輕黃。“體性柔”說這種花的花身和性質。
                  “情疏跡遠只香留。”這種樹多生于深山中,宋之問詩:“為問山東桂,無人何自芳。”李白詩:“安知南山桂,綠葉垂芳根。”所以對人來說是跡遠而情疏的,可是它的香卻不因此而有所減少。
                  “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作者以為,淺碧、深紅在諸顏色中堪稱美妙,然而,這些美妙的顏色,對于桂花來說,卻是無須添加的。因為它濃郁的香氣,溫雅的體性已足使她成為第一流的名花,顏色淡一點又有什么要緊呢?
                  上片圍繞“色”與“香”的矛盾展開形象化的議論,生動地表現了作者的美學觀點。對于“花”這個具體的審美對象來說,“色”屬于外在美的范疇,“味”屬于內在美的范疇,作者以為色淡味香的桂花“自是花中第一流”,足見作者對于內在美是很推崇的。
                  下片的“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中秋”,是緊承上一片的意思寫的。梅花,雖然開在早春,開在百花之前,而且姿容秀麗,儀態萬千。但是,面對著“暗淡輕黃體性柔”的桂花,她卻不能不生嫉妒之意;菊花,雖然開在深秋,獨放百花之后,而且清雅秀美,幽香襲人,但面對著“情疏跡遠只香留”的桂花,她也不能不掩飾羞愧之容。于是,正值中秋八月開放的桂花便理所當然地成為花中之冠了。
                  “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騷人”指的是屈原。屈原的《離騷》上多載草木名稱,獨獨不見桂花。宋代的陳與義在《清平樂·詠桂》中說:“楚人未識孤妍,《離騷》遺恨千年。”意思和本詞大體上是一致的,皆以屈原的不收桂花入《離騷》為憾事,以為這是屈原情思不足的緣故。
                  就全篇來說,這首詞的筆法是很巧妙的。全詞自始至終都象是為桂花鳴不平,實際上是在抒發自己的幽怨之情。
                  詞中正面描寫桂花的,只有開頭兩句。僅此兩句便把桂花的顏色、光澤、性格、韻味都寫盡了,為后面替桂花“鳴冤”、“正名”做好了鋪墊。
                  作者之所以推崇桂花為第一流的花朵,是因為她十分注重桂花的內在美,十分欣賞桂花的色淡味香,體性溫雅。所謂“何須淺碧深紅色”,言外之意是,只要味香性柔,無須淺碧深紅;如果徒有“淺碧深紅”便不能列為花中第一流。為了推崇桂花,作者甚至讓梅花生妒,使菊花含羞。其實,作者的詠梅、詠菊之作是不少的,這兩種花,論顏色,論風韻,確實不在桂花之下,她們的“妒”和“羞”恐怕還是因為她們沒有桂花那樣濃郁的芳香吧?最后,作者更直接談及詠桂與情思的關系,她以非凡的藝術家的膽量和勇氣指責屈原的當年不收桂花入《離騷》是“情思”不夠的緣故。至此,作者既為桂花“正”了“名”,又抒發了自己的一懷幽情。實際上,那“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只香留”的桂花,正是作者傲視塵俗,亂世挺拔的正直性格的寫照。(賀新輝)


                文章標簽: 中秋   桂花  




                相關閱讀

                李清照《鷓鴣天·桂花》“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跡遠
                李清照《念奴嬌·春情》閱讀答案
                李清照《臨江仙·庭院深深深幾許》全詞翻譯賞析
                李清照《鷓鴣天·寒日蕭蕭上鎖窗》翻譯賞析
                李清照《添字采桑子·芭蕉》“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
                李清照《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惜別傷離方寸亂

                有幫助
                (18)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