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李清照的詞 >

                李清照《點絳唇》“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全詞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4-01-06 20:06
                李清照《點絳唇·寂寞深閨》鑒賞
                點絳唇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闌干,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

                注釋
                ⑴點絳唇:詞牌名。
                ⑵“寂寞”二句:此系對韋莊調寄《應天長》二詞中有關語句的隱括和新變。
                ⑶人何處:所思念的人在哪里?此處的“人”,當與《鳳凰臺上憶吹簫·香冷金猊》的“武陵人”及《滿庭芳·小閣藏春》的“無人到”中的二“人”字同意,皆喻指作者的丈夫趙明誠。
                ⑷“連天”二句:化用《楚辭·招隱士》“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意,以表達亟待良人歸來之望。

                譯文
                暮春時節,深閨里無邊的寂寞如潮水般涌來,這一寸的柔腸卻要容下千絲萬縷的愁緒。越是珍惜春天,春天卻越容易流逝,淅淅瀝瀝的雨聲催著落紅,也催著春天歸去的腳步。
                在這寂寞暮春里,倚遍了每一寸相思闌干,縱是春天千般好,怎奈也是無情緒。輕問一聲:“良人呵,你在何處?”眼前只有那一眼望不到邊的連綿衰草,蔓延著良人必經的道路。

                創作背景
                此詞是李清照的早期作品,創作地點在青州。據陳祖美《李清照簡明年表》:“公元1118至1120年(重和元年至宣和二年),這期間趙明誠或有外任,清照獨居青州。是時明誠或有蓄妾之舉。作《點絳唇·寂寞深閨》《鳳凰臺上憶吹簫·香冷金猊》等。”

                賞析:
                《點絳唇·寂寞深閨》是宋代女詞人李清照的作品。此詞上片寫傷春之情,下片寫傷別之情,刻畫出一個愛情專注執著、情感真摯細膩的深閨思婦的形象。全詞情詞并勝,神韻悠然,層層深入地寫出了讓人肝腸寸斷的千縷濃愁:寂寞愁、傷春愁,傷別愁以及盼歸愁。

                  開篇處詞人即將一腔愁情盡行傾出,將“一寸”柔腸與“千縷”愁思相提并論,這種不成比例的并列使人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壓抑感,仿佛看到了驅不散、扯不斷的沉重愁情壓在那深閨中孤獨寂寞的弱女子心頭,使她愁腸欲斷,再也承受不住的凄絕景象。“惜春”以下兩句,雖不復直言其愁,卻在“惜春春去”的矛盾中展現女子的心理活動:淅淅瀝瀝的雨聲催逼著落紅,也催逼著春天歸去的腳步。唯一能給深閨女子一點慰藉的春花也凋落了,那催花的雨滴只能在女子心中留下幾響空洞的回音。人的青春不也就是這樣悄悄逝去的嗎?惜春、惜花,也正是惜青春、惜年華的表現,因此,在“惜春春去”的尖銳矛盾中,不是正醞釀著更為沉郁凄愴的深愁嗎?
                  從上片看,給深閨女子帶來無限愁怨的“雨”,它催落了嫣紅的春花,催走了春天,也催促著流年和女子的青春。下片中,詞人循著這一線索,繼續探尋“柔腸一寸愁千縷”的根源,筆力集中在女子憑闌遠望而攪起的心理活動上。“倚遍闌干”一句,在“倚”這個動詞后面綴以“遍”字,把深閨女子百事俱厭的憂煩苦惱盡行點染了出來,下句中又以“只是”與“倚遍”相呼應,托出了這種萬念俱滅的“無情緒”是無論如何排解不掉的。這里不再提花,不再提雨,卻突兀地提出“人何處”的問題。突兀,則醒目;醒目,則醒人──原來女子憑闌遠眺,不只是因百無聊賴而無意識為之,這里還有更重要的、有意識而為之的目的,那就是望眼欲穿地等待著外出的良人歸來。望歸的行動與內心無法抑制的“人何處”的遙問一筆點破了使女子“柔腸一寸愁千縷”、“只是無情緒”的深層的、根本的原因是苦苦地思念遠行未歸的良人。在這里,詞人巧妙地安排了一個有問無答的布局,卻轉筆追隨著女子的視線去描繪那望不到盡頭的萋萋芳草,正順著良人歸來時所必經的道路蔓延開去,一直延伸到遙遠的天邊。最后,視線被截斷了,唯見“連天芳草”,不見良人蹤影。這凄涼的畫面不就是對望眼欲穿的女子的無情回答嗎?寂寞,傷春已使她寸腸生出千縷愁思;望夫不歸,女子的愁情又將會是何許深,何許重,何許濃呢?這自然就意在言外了。全詞由寫寂寞之愁,到寫傷春之愁,到寫傷別之愁,到寫盼歸之愁,全面地、層層深入地表現了女子心中愁情積淀積累的過程。一個“雨”字,把上下兩片勾聯在一起;遠處的萋萋芳草,近處的愁紅慘綠,遠遠近近,都在“催花雨”的攪攏下顯得分外冷寂。把愁已經寫盡、寫透,故明代陸云龍在《詞菁》中稱道此首詞是“淚盡個中”,《云韶集》也盛贊此作“情詞并勝,神韻悠然。”(呂智敏)




                相關閱讀

                李清照《行香子·七夕》“草際鳴蛩,驚落梧桐”全詞
                李清照《點絳唇》“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全
                李清照《浣溪沙·小院閑窗春色深》宋詞鑒賞
                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 李清照的詞集賞析及翻譯
                李清照《蝶戀花·日巳召親族》“為報今年春色好,花
                李清照《武陵春?春晚》“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

                有幫助
                (2)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