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柳永詞集 >

                柳永《兩同心·佇立東風》“想別來,好景良時,也應相憶”全詞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6-07-04 22:14
                兩同心
                柳永
                佇立東風,斷魂南國?;ü饷?、春醉瓊樓,蟾彩迥、夜游香陌。憶當時、酒戀花迷,役損詞客。
                別有眼長腰搦。痛憐深惜。鴛會阻、夕雨凄飛,錦書斷、暮云凝碧。想別來,好景良時,也應相憶。

                注釋
                ⑴兩同心:詞牌名,此調有三體,仄韻體創自柳永,平韻體創自晏幾道,三聲葉韻體創自杜安世。此詞《樂章集》注“大石調”。雙調六十八字,上片七句三仄韻,下片七句四仄韻。
                ⑵佇立:長時何地站立。孟浩然《游精思觀回王白云在后》:“衡門猶未掩,佇立望夫君。”
                ⑶斷魂:猶言消魂,形容哀傷的心情。南國:南方,江南。屈原《九章·橘頌》:“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王逸注:“南國,謂江南也。”
                ⑷瓊樓:仙境中用美玉砌成的樓閣。此代指思念之人所居的青樓。
                ⑸蟾彩:即蟾光,月光。古代神話說月中有蟾蜍,故稱月為蟾。韋莊《天仙子·蟾彩霜華夜不分》:“蟾彩霜華夜不分,天外鴻聲枕上聞。”迥:遠。香陌:此指妓院集中的街道。
                ⑹酒戀花迷:即“戀酒迷花”,喜愛美酒,迷戀女人?;?,指妓女。
                ⑺役損:因勞神而損傷。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卷六:“清宵夜好難捱,一天愁悶怎安排?役損這情懷。”詞客:詞人。
                ⑻腰搦(nuò):一只手就能握住腰身,形容腰細。搦,用手握。
                ⑼鴛會:鴛鴦相會,比喻情人相聚。夕雨凄飛:傍晚冷雨紛飛。凄,寒冷。
                ⑽錦書:《晉書·列女傳》:“竇滔妻蘇氏,始平人也,名蕙,字若蘭,善屬文。滔,苻堅時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蘇氏思之,織錦為回文旋圖詩以贈滔。宛轉循環以讀之,詞甚凄惋。”后稱妻子寄給丈夫的書信為錦書。

                參考譯文
                面對春風,我久久地站立著,消魂在江南。春天鮮花明亮嫵媚,閣樓上醉酒就如臨仙境,月之光輝感覺很遙遠,夜里游冶煙花巷柳?;貞浧甬敃r,我曾沉湎于酒色之中,勞神而損傷。
                除此之外,有一位貌若天仙、婀娜多姿的紅顏知己。我們彼此非常相愛。來到江南后,從此相聚受阻,斷了書信,非常凄苦、郁悶,就像傍晚飄飛著凄冷苦雨、天空中凝聚著烏云一樣。想象中,每到良辰美景,我在思念她,她也一定在思念我吧。



                創作背景
                此詞具體創作年份暫不可考。柳永詞多寫實,由此推之,此詞當作于游歷“南國”之后不久。

                賞析
                《兩同心·佇立東風》是北宋詞人柳永的一首詞。詞的上片回憶過去“酒戀花迷”的生活;下片以“別有”二字起,另辟一境,引出所懷之人,抒發相思之情。全詞表現了柳永對愛人的的大膽追求、坦蕩誠實、無盡相思,表面上顯得有些“浪”、“傻”、“癡”,但實質是柳永的真情流露。
                詞的上片回憶過去“酒戀花迷”的生活。“佇立東風”寫詞人迎著東風,久久地站立,“東風”暗示了時令節氣,說明此時正值春季。“南國”的春天本是美好的季節,詞人卻“斷魂”南國,悲戚哀傷,默然凝佇。開篇兩句便塑造了一個傷心欲絕的浪蕩詞客的形象。南國的春天勾起了他對過去美好生活的回憶:“花光媚、春醉瓊樓,蟾彩迥,夜游香陌”這兩個工整的對句,分別由景而情,以極凝練、含蓄的筆墨,濃縮了無數個良宵美景,無數次的縱游娼館酒樓,沉湎于聲色酒樂。而今憶及,當時“酒戀花迷”的生活,累煞多情的“詞客”。
                過片首句,以“別有”二字起,另辟一境,引出所懷之人。以下,“眼長腰搦”四字寫出了她容貌的美麗和身姿的婷婷裊裊,“痛憐深惜”四字寫出了兩人真摯的情意和深深的愛戀,用語十分簡練。接下來的“鴛會阻”兩句,緊承上片,回到現實,由情及景,寫傍晚時分,冷雨紛飛,愁云凝聚,天色一片青碧。由于“鴛會阻”、“錦書斷”,詞人眼中的景色也顯得凄涼無比,與上片的“花光媚、春醉瓊樓,蟾彩迥,夜游香陌”形成了鮮明的對照,給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詞作的最后,設想對方遇良辰當好景,也應苦苦思念自己:想別來,好景良時,也應相憶。”從對方寫來,這是柳水懷人詞常用的手法,由此亦可見柳永懷思之深。
                劉熙載在《藝概·詞曲概》中說:“‘酒戀花迷,役損詞客。’余謂此等,只可名迷戀花酒之人,不足以稱詞人,詞客當有雅量高致者也。”需要承認,這樣的詞句格調是不高,但其中也有諸多難言的苦衷。柳永遭黜落后,打著“奉旨填詞”的招牌流連煙花巷陽,沉溺酒香舞影,風流放浪,冶游無度。 這一方面是他在發泄心中的不滿,尋求精神的寄托;另一方面也是當時的社會風氣使然。有宋一代,自上而下狎妓成風。只是,柳永比其他人走得更遠,更加坦率而無所顧忌。為官后,柳水收斂了許多,“又豈知,名宦拘檢,年來減盡風情”(《長相思·畫鼓喧街》)。但宦游的慘淡與辛酸,使他對人們趨之若鶩的功名利祿產生了厭倦,轉而對自己曾經沉湎其中的世俗享樂又產生了心理上的認同:“圖利祿,殆非長策。除是恁,點檢笙歌,訪尋羅綺消得”(《尾犯·晴煙冪冪》)??梢?,“酒戀花迷”是柳永生活中的一抹亮色,是他在現實中找到平衡的一個支點。




                相關閱讀

                柳永《鶴沖天》“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比~
                柳永《斗百花·煦色韶光明媚》“黃昏乍拆秋千,空鎖
                柳永《雨霖鈴》“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柳腰輕》“英英妙舞腰肢軟。章臺柳、昭陽燕
                柳永《西江月》“鳳額繡簾高卷,獸钚朱戶頻搖”全
                柳永《笛家弄》“花發西園,草薰南陌”全詞鑒賞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