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古詩三百首 > 宋詩鑒賞 >

                晁端友《宿濟州西門外旅館》閱讀答案附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4-04-20 22:05
                《宿濟州西門外旅館》,是詩人投宿于巨野(今屬山東)旅舍時一首抒情絕句,全詩以時間推移為線索,以客觀景物為襯托,表露了凄風苦雨中人生飄泊之情。

                宿濟州西門外旅館
                  晁端友
                  寒林殘日欲棲烏,壁里青燈乍有無。
                  小雨愔愔人假寐,臥聽疲馬嚙殘芻。

                  注:①烏:烏鴉。②愔愔:寂靜無聲
                ⑴詩中的“烏”和“馬”兩個意象有何作用?請簡要說明。(4分)
                ⑵詩的三、四兩句,葉夢得《石林詩話》作“小雨愔愔人不寐,臥聽羸馬嚙殘芻。”其中“不寐”與原詩“假寐”相比哪個更好?請簡要說明理由。(4分)
                  
                答案:
                ⑴ 詩中的“烏”和“馬”既是實景,又傾注著詩人的感情(1分):烏鴉暮投林,而詩人卻無家可歸,疲馬尚且夜不眠,人更是如此,(2分)“烏”和“馬”,一反一正襯托了詩人奔波勞頓、凄風苦雨的人生漂泊之情。(1分)
                ⑵ “假寐”更好。(1分)“假寐”,即坐著打盹兒,表明詩人旅途勞頓,要睡又心緒不寧,只得“假寐”,同時由本句的“坐”到第四句的“臥”層次清楚。(2分)而“不寐”則與第四句“臥聽”重復。(1分)(說“不寐”好,只要言之成理亦可)

                賞析:
                《宿濟州西門外旅館》,是詩人投宿于巨野(今屬山東)旅舍時一首抒情絕句,全詩以時間推移為線索,以客觀景物為襯托,表露了凄風苦雨中人生飄泊之情。
                詩的一二兩句由暮寫到夜,由野外寫到室內,形成一種清冷、孤寂的氣氛。“寒林”,除了寫荒郊野景,黃葉零落,林木蕭疏,還暗寓著季節。“殘日”,也是一方面繪景,紅日西沉,暮靄彌漫,同時也明點著時間,已近黃昏之時。冬日傍晚,“欲棲烏”,也就是“烏欲棲”,烏鴉要歸巢了。殘暉籠罩著疏林,寒林的梢頂盤旋著歸鴉,構成了暗淡凄冷的意境。第二句由外景轉為內景:“壁里青燈乍有無。”“青燈”,即油燈,其光發青,故名。陸游《秋夜讀書每以二鼓為節》詩云:“白發無情侵老境,青燈有味似兒時。’“乍有無”即乍有乍無,也就是燈光忽閃忽閃,時亮時暗。這是由于燈芯小,且有風吹的緣故。烏鴉歸林,旅人投宿,在此日暮天寒之際,寓居于燈影幢幢的旅舍之內,詩人心旌搖蕩,思緒紛亂。
                詩的三四兩句由坐寫到臥,由雨寫到馬,宣泄了一種空虛、落寞的情緒。“假寐”,指不脫衣冠而睡,通常指坐著打盹兒。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外面下起了淅淅小雨,更使人增加愁悶。終因時間過久,解衣而臥,但怎么也不能入眠,還聽到槽頭的馬在嚼著草料。夜闌人靜,疲馬嚼著殘芻,窸窣之聲,更使人覺得深夜的沉寂。“疲馬”是疲倦的馬,“殘芻”,意為草料不多了。“疲馬嚙殘芻”,既表明時間之久,夜之深,又表現聲音之弱。臥聽著疲馬嚙著殘芻,觸動著詩人疲于奔波,深感孤寂的情懷,更使他久久不能入眠。
                這首詩寫詩人羈旅之中感到飄泊無定、前路茫然的感情,寓情于景,頗具功力。以物寓意,自然貼切。詩中的“烏”與“馬”既是實景,又傾注著詩人的感情。詩人將這兩物攝入詩篇,是有含意的。烏鴉暮投林,而人卻無家可歸,只得暫棲旅館。疲馬夜不眠,猶如人夜深仍然難寐。以景明情,含蓄蘊藉。詩人以殘日的余暉,青燈的微光,小雨的細聲,疲馬的嚙芻等自然之景,形成一種幽寂、空漠的意境,從而烘托出他的心情,詩人外孫葉夢得在《石林詩話》卷上記這首詩的三四兩句為“小雨愔愔人不寐,臥聽羸馬龁殘蔬”,“蔬”其實為“芻”之誤。“不寐”不如“假寐”,“羸馬”不如“疲馬”。因為“臥聽”就已明示為“不寐”,不必重復。而“假寐”,則說明詩人感到旅途勞頓,要睡了,但心緒不寧,又不能入睡,先是“假寐”,而后決計臥眠,層次是很清楚的。至于黃庭堅受到此聯啟發而得句“馬龁枯萁喧午夢,誤驚風雨浪翻江”(《六月十七日晝寢》),系寫馬嚼枯萁之聲,猶如風雨翻江,與這首詩中的意境迥然不同。這里是寫長途勞頓,所以用“疲馬”,而“羸馬”是瘦弱的馬,用在這里也就不切合句意。問題還在于這首詩中的燈光、雨聲、馬嚙,其亮度、響度都是低弱的,情調是一致的,對詩人的情懷都起著襯托作用。


                文章標簽:   孤寂   烏鴉   生活       殘陽   殘日  




                相關閱讀

                黃公度《乙亥歲除漁梁村》閱讀答案及全詩賞析
                陳師道《送吳先生謁惠州蘇副使》“百年雙白鬢,萬
                王安石《讀史》閱讀答案及賞析
                范成大《田舍》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范成大《橫塘》“年年送客橫塘路,細雨垂楊系畫船
                文彥博《登平嵩閣右嵩亭作》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有幫助
                (2)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