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宋詞賞析 >

                趙汝茪《戀繡衾》“柳絲空有千萬條,系不住、溪頭畫橈”全詞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5-06-28 12:06
                戀繡衾
                趙汝茪
                柳絲空有千萬條,系不住、溪頭畫橈!
                想今宵,也對新月,過輕寒、何處小橋?
                玉簫臺榭春多少!
                溜啼紅,臉霞未消。
                怪別來,胭脂慵傅,被東風、偷在杏梢。

                趙汝茪,字參晦,號霞山,又號退齋。是趙宋宗室,宋太宗第四子、商王元份的七世孫,為趙善官之幼子。

                賞析:
                上片
                “柳絲空有千萬條,系不住,溪頭畫橈!”其意境與“一溪煙柳萬絲垂,無因系得蘭舟發”(周紫芝《踏莎行》)蓋同,寫的是怨別之情。開篇之筆,如脫口而出,使人對思婦郁結縈回的百結愁腸洞悉無余。“空有”是徒然、枉有之意;“千萬條”則極言其多,兩者聯用,將怨悱而又無可奈何之情渲染到了極致。“系不住、溪頭畫橈”,補出“空有”的原委,因縱有千萬條柳絲,也未能系住所愛者,他還是乘著畫橈走了,這不是枉然嗎?可見“空有”一詞極有份量,傳達出極為纏綿的情致。這是思婦對往昔離別的追憶,也是對離別造成的感情痛苦的宣泄。“想今宵,也對新月,過輕寒,何處小橋?”這是從追憶返回現實,如鏡頭由遠景拉回近景;從自身想到對方,如電影將相關雙方交叉拍攝。寫出思婦現在對他的殷殷的思念。黃鶴一去無消息,自己卻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離人。唐張潮的《江南行》:“茨菰葉爛別西灣,蓮子開花不見還,妾夢不離江上水……”構想與此頗同。郎君是在西灣乘船從江上走的,所以連做夢也追逐著江水,追逐著郎君。詞中的他,是溪頭乘畫橈離別的,走時,如同今晚一樣,有一痕新月,還有些微春夜的寒意。“過輕寒”的“過”有灑落、飄來的意思,如賀鑄的《簇水近》:“一笛清風弄袖,新月梳云縷。澄涼夜氣,才過幾點黃昏雨……”,其中“過”字,意思庶近,那么,此時此刻他的畫橈停泊在何處小橋呢?他今晚,仰對這痕新月,是否也在思念著我呢?這是對離人的懸想,正說明自己的魂魄也無時無刻不在追逐著離人。詞人用“新月”、“輕寒”、“小橋”等詞語,構成一幅凄清的圖畫。新月不是圓月,“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缺月,正象征著人各西東,不能團聚。這凄清畫面所構成的凄清氛圍正是女主人公凄清寂寞心境的寫照。而從自己的思念轉而對所思者的設想,設想對方今宵是何情思,造成詞章之波折,使所寫之感情深入一層。

                下片
                下片的“玉簫臺榭春多少!溜啼紅,臉霞未消。”是再用追憶之筆,猶如電影鏡頭再搖向遠景。這里的“春”,非惟春光,更是春情,是溫馨、美滿幸福的借代詞。不確定的量詞“多少”,正是無限、無量之意,極言其多。追思以往,臺榭留連,玉簫送情,形影相隨,真是“花不盡,月無窮。兩心同”(張光《訴衷情》),給人多少甜美的回憶!但“春多少”,畢竟還是抽象之語,需再作具體的完足。“溜啼紅,臉霞未消”,則是對往昔幸福生活的具體描述。“啼紅”,指杜鵑的叫聲;“溜”是對叫聲的摹寫。“杜鵑啼得春歸去”,杜鵑聲聲,說明時序已入暮春,顯示著春天即將歸去。“臉霞”,指滿臉春光,如同彩霞。因為無限的幸福,春情如醉,即使杜鵑聲聲悲啼,自然的春光即將過去,心底的春光卻依然如故,所以臉如朝霞,神采飛揚。用自然春光的消逝,反襯心底春光的長存和濃烈,并反杜鵑啼血的常意而用之,都說明構思別致,良多新意。
                “怪別來,胭脂慵傅,被東風、偷在杏梢。”章法上再作轉捩,成三折之勢,詞意上又回寫現時心境。一個“怪”字作逗,怨艾之情頓顯。詞人精取“胭脂慵傅”這一典型細節,與往昔的“臉霞未消”形成強烈的比照,把“只是朱顏改”的現狀委婉道出。往昔因春情無限,縱然杜鵑啼紅,春光將逝,仍“臉霞未消”;現在,徒有盎然春光,但因離愁別恨,春情無著,即使沒有“杜鵑聲里斜陽暮”,也折損朱顏;且因心意闌珊,慵慵懨懨,胭脂無心,任朱顏凋零,就更顯得容光的憔悴。雖筆墨未著“怨”字,但在這今昔比照的敘述中,怨艾凄惻之情,沉沉實實,掬之可感。這臉霞,這朱顏,究竟到哪里去了?“被東風,偷去杏梢。”你不見“紅杏枝頭春意鬧”嗎?這束篇之筆,如得神助。因傷春而折損的容顏,構思造想為東風偷去,真是奇巧至極!這朱顏偷在杏梢上,這意境真婉約至極!這有意以清麗之筆作淡語,說痛楚而面帶微笑,真是雅正至極!

                綜上所述,該詞所寫的思婦傷春怨別,乃是熟之又熟的傳統題材,似乎別無新意。但細加吟詠,又覺別有一番滋味。這就在于趙汝茪精于構思,為情造文,有獨到之處。詞人在這篇什不長的詞調中,有意用“往昔”和“現在”交錯的布局,一波三折,使欲抒的情致得以深化,得以完足。在這曲折的布局中,又著意于對比手法的運用,以往襯今、以熱襯冷,使所抒的情致,更見強烈。在運用對比手法時,又善于抓住重點細節精心刻畫,使所抒的情致,更加突出。凡此種種,一如現代電影蒙太奇的種種手法,可以看出趙汝茪詞作結構精細,運筆纖巧的風格?!掇ワL詞話》評其“詞筆清麗,格調本不甚高“,大概所指的就是他的這一類作品。


                文章標簽: 月亮     東風  




                相關閱讀

                劉子寰《霜天曉角》“惜春春寂寞,尋花花冷落”全
                趙佶《眼兒媚》“家山何處,忍聽羌笛,吹徹梅花?!比?/a>
                嚴仁《玉樓春·春思》“春風只在園西畔,薺菜花繁蝴
                馮延巳《長命女》“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全詞
                王沂孫《法曲獻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韻》全詞翻譯
                李煜《虞美人·風回小院庭蕪綠》閱讀答案附賞析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