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宋詞賞析 >

                牛希濟《生查子》“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比~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5-08-19 16:57
                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譯文]  記得我裙子的顏色,看到片片芳草就會頓生愛憐,它們會讓你想起我。

                《生查子》
                牛希濟

                春山煙欲收,天淡星稀小。殘月臉邊明,別淚臨清曉。
                語已多,情未了,回首猶重道: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作者小傳】:

                牛希濟,隴西(今甘肅東南部)人,牛嶠之侄,在后蜀曾擔任過翰林學士、御史中丞等職、后降于后唐,后唐明宗曾拜為雍州節度副使。

                【注釋】:

                煙:此指春晨彌漫于山前的薄霧。

                羅裙 [luó qún] :絲羅制的裙子。多泛指婦女衣裙。絲羅(絲羅): 絲織物名。質地輕軟,經緯組織呈椒眼紋,透氣透光性能較好。

                譯文:
                    春山的濃霧已漸漸散去,天上的星星也越來越稀,越來越小了,天快亮了。一夜的歡娛便成回憶,心境可想而知??纯醋约赫磉叺娜?,月光淡淡的照在她臉上,化成了兩行清淚在默默的流淌。
                    已經說了很多的情話,還是不足以表達那份不舍之情,又忍不住回過頭來哽咽著說:“記住我穿的綠色羅裙吧,以后即便看到綠草也要想到我,從而去憐惜它??!”


                賞析:
                這首詞的題旨,就是“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可”(江淹《別賦》)之意,寫情人傷別。不過,分手地點不在江濱,似在芳草連天的古道上。上片寫別景,下片寫別情,結句尤佳。
                  分別的序幕在破曉的景色中揭開:遠處連綿起伏的春山上,白茫茫的霧氣開始收退,依稀現出黑黝黝的如畫剪影;東方漸明,露出魚肚白色,寥落的幾顆晨星也慢慢黯淡下去。天很快就要大亮,一個美好的春日即將開始,然而無情的離別時刻也逼近了。詞以“欲收”、“淡”、“稀小”等含有動態的語詞,寫出天色由朦朧逐漸明朗的過程,暗示戀人抬望天色而漸漸收緊的心情。“春山”二句,在勾勒晨景中,挑明了季節、時間、環境、戀人早起等內容,為傷別墊下了豐富的內涵和廣闊的想象空間。接下,文筆從天色落到人物身上:清曉的晨光下,女主人公臉上一串串傷別的淚珠不斷地流落,西斜的殘月,照亮她的臉龐,映出一道道晶瑩的淚痕,分外凄楚動人。一個臉部特寫,以天邊彎彎的殘月襯托女子鵝月形的臉龐,將人物也攝進了春曉畫面。真是寫景勝手。“別淚”二字,點醒題旨,與上片其他內容相結合,隱含他們從夜里室內話別對泣,直到天明路邊難舍難分的內容。故俞陛云先生認為:“上首(片)言清曉欲別,次第寫來,與《片玉詞》之‘淚花落枕紅棉冷’詞格相似。”(《唐五代兩宋詞選釋》)
                  下片由景入情。執手歧路,細細叮嚀。別淚拭不干,別語囑不盡,有情人送別,情深意長。“語已多,情未了。”縱說了千言萬語,也難盡幾多情意?;ㄇ霸孪碌臍g快日子已成陳跡,此后是閨房孤燈、梧桐細雨,夢里相思,“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情未了”,情難了。過片“將人人共有之情,和盤托出,是為善于言情。”(《栩莊漫記》)白描如口語,卻高度概括,簡約凝煉。時間消逝得那么快,分手的時刻終于來臨。征馬長嘶、催上行程,淚眼朦朧,牽袂依依。女子狠著心腸轉身欲別,突然,“回首猶重道: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這里,詞人借助芳草與羅裙同色的聯想,生動地表現了女子臨別時的復雜心理和眷戀情緒。女子看見萋萋遮滿古道伸向遠方的芳草,想到行人將離開自己而跋涉天涯,又想到自己將苦苦地思念他,又轉想到他對自己的思念,猝而又擔心他會不會忘了自己。芳草與自己身上的綠羅裙顏色相同,女子由這一聯想生發開去:天涯處處有芳草,她希望行人睹芳草而記得綠羅裙(自己),行遍天涯,愛情永遠不變。“憐芳草”即戀女子也。南朝江總妻《賦庭草》云:“雨過草芊芊,連云鎖南陌。門前君試看,是妾羅裙色。”詠裙、草同色。杜甫詩云:“名花留寶靨,蔓草見羅裙”,說睹景思人。這兩句詞化用前人詩句而翻進一層,把許多層的心情意思揉合進去,顯得更為出色。從女子回身再追補的這句話中,讀者可窺到女子內心深層的秘密。女子祈愿的是兩情久長,遠游他鄉的男子永不變心。意不明說,又非說不可,于是含蓄而婉轉地指草指裙鄭重叮嚀了這么一句癡語。女子的情深如海,韌如蒲草,自在言外不喻之中。結尾二句,通過聯想,將自然景色與心中感情巧妙地結合起來,寄興幽遠,形象鮮明。這種聯想,在古詩詞中常見,如:見桃花而思人面,見春山而思眉黛,見彩云而思佳人,其好處在于能巧妙而形象地刻劃出人物豐富而細膩的內心世界。
                  牛希濟在五代詞人中以“才思敏妙”(《十國春秋》)、“詞筆清俊”、“尤善白描”(栩莊語)著稱。此詞含蓄而深遠,耐人咀嚼。


                這是一種臨別時美麗的憂郁,詞人文筆干凈清澈,讓人過目難忘。但這不是一位多么才華橫溢的詞人,這也不是一首多么膾炙人口的大作??吹脚O@個名字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他似乎是牛嶠的親戚。
                  原牛嶠與牛希濟乃叔侄,均為五代詞人。五代時期,雖歷經前朝古文運動,但駢文過分奢華的文風仍盛行。當時文章“忘于教化之道,以妖艷為勝”,這是牛希濟在他的《文章論》中對于當時浮靡文風的評價。牛嶠的詞就秉承這一風格,可謂十分艷麗。雖然與牛嶠選題多雷同,但牛希濟崇尚清新自然之風,其詞多淡,清,綿,雅,屬另一種婉約。
                  上片寫景,春晨薄霧還在山前彌漫,星星消退之前,月亮照亮了送別時的側臉,讓人動容的是天亮前的這一行淚水,為下文的情感宣泄做了鋪墊。下片寫情,無論用多少語言,有的感情是永遠也訴說不完的,該走的人終將上路。而末句“回首猶重道: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是全文畫龍點睛之處,也是作者匠心獨具之所在。后人始終無法參透:是將要行至遠方的人回首鄭重的承諾,我會記得你今天穿著綠色的裙子,無論身處何方都會可憐腳下青青芳草?或者是送行的人在返時回頭不舍的要求,你一定要記得我今天穿著綠色的裙子,無論走到哪里都要可憐身邊的青青芳草?
                  在依稀可見的淡淡憂愁之間,無論多少不舍與眷戀,相信溫沉深厚又纏綿悱惻交織的情感已不經意展現。誰說離別一定要肝腸寸斷?誰說再見注定是無期之盼?牛希濟用《生查子》否定了這一論斷。
                  情到真摯,常相勿忘不需言明竟早已感同身受,最高明的寫者也不過如此罷。簡單自然造就了最高尚的情感,也造就了這一闕言情的極品。


                【賞析二】
                     戀人相別,自有一番難言的纏綿之情。此詞用清峻委婉的語言,描摹出一種深沉悱惻的情緒。上片寫晨景,末句方點出“別淚”,為下片“語已多,情未了”張本。歇拍兩句,從江總妻詩“雨過草芊芊,連云鎖南陌。門前君試看,是妾羅裙色”中化出,頗見構思之巧、寓意之摯。

                    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牛希濟《生查子》言清曉欲別,次第寫來,與《片玉詞》之“淚花落枕紅綿冷”詞相似。下闋言行人已去,猶回首丁寧,可見眷戀之殷。

                結句見天涯芳草,便憶及翠裙,表“長勿相忘”之意。五代詞中希見之品。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寫別情。上片別時景,下片別時情。

                    起寫煙收星小,是黎明景色。“殘月”兩句,寫曉景尤真切。殘月映臉,別淚晶瑩,并當時人之愁情,都已寫出。換頭,記別時言語,悱惻溫厚。著末,揭出別后難忘之情,以處處芳草之綠,而聯想人羅裙之綠,設想似癡,而情則極摯。

                栩莊《栩莊漫記》:“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詞旨悱惻溫厚,而造句近乎自然。豈飛卿輩所可企及?“語已多,情未了,回首猶重道”,將人人共有之情,和盤托出,是為善于言情。

                起句‘春山’乃是別之景象,亦是別之地點,‘煙欲收’是春日清晨特有之景象,春天的山,繞著煙霧,一片朦朧靜謐之感,渲染了離別的氛圍。接下‘天淡稀星小’仍是摹景之句,不過,與前句朦朧情境略微不同,有孤寂清冷之感。‘天淡’,乃指清晨天空顏色素淡,未現霞彩,寓含時早,天未亮之意,故接‘稀星小’實恰切不過,‘稀星’仍掛于天,說明天未亮卻欲亮之意。‘稀’‘小’二字用得極妙,有一股孤寂清冷之意,微微傳出。遠望,煙繞春山,抬頭,天淡星小,不禁頓生寂寞清冷之感,與詞人此刻的心境融合一體。接下句仍是寫景,只不過已關接人事,‘殘月臉邊明’,此句可解為‘殘月’皎潔如女子面容,亦可解為‘殘月’照著女子的面容,接下句來看,似乎第二種解釋更為恰切,殘月照著面容,欲見‘別淚’。‘臨’有分別之意,‘臨’‘清曉’三字給上闕作結,寫別之清景,有寂寞凄清之感。

                下闕寫別之情。“語已多”三字可看出此女子對詞人的殷殷情意。與李存勖《如夢令》“長記別伊時,和淚出門相送。”柳永《采蓮令》“翠娥執手送臨歧,軋軋開朱戶。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的女人公大相徑庭,不僅臨別時叮嚀囑咐,而且‘回首猶重道’, ‘回首’‘重道’兩個簡單的動作,依依惜別之情可見,‘猶’字乃‘還’之意,‘已’‘猶’‘重’,三字加深依依不舍之情,一臨別女子不舍情態盡現。“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這兩句詞,帶有南朝民歌的清新風味,雙關借喻,借芳草之綠比女子羅裙,又借芳草處處,喻相思無處不在,綿綿不絕之意??梢娕有乃记苫?,又與當前時節景色綰合,可謂情景交融,妙合無垠。末尾句突然偏離傷感的離情別緒,而以溫柔的女子口吻道出的平易如口語般而又充滿詩情的巧喻結束全篇,摹盡柔情,錦心秀口,在寫女子送別詞中,實屬珍品。




                相關閱讀

                趙令畤《蝶戀花·卷絮風頭寒欲盡》閱讀答案及翻譯賞
                李煜《蝶戀花》“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李持正《明月逐人來》“星河明淡,春來深淺。紅蓮
                周密《聞鵲喜·吳山觀濤》閱讀答案及賞析
                李彭老《生查子》“深院落梅鈿,寒峭收燈后”全詞
                陳亞《生查子·藥名閨情》“相思意已深,白紙書難足

                有幫助
                (2)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