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吳文英的詞 >

                吳文英《西江月·賦瑤圃青梅枝上晚花》全詞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6-12-17 20:37
                西江月·賦瑤圃青梅枝上晚花
                吳文英
                枝裊一痕雪在,葉藏幾豆春濃。玉奴最晚嫁東風。來結梨花幽夢。
                香力添熏羅被,瘦肌猶怯冰綃。綠陰青子老溪橋。羞見東鄰嬌小。 

                注釋
                西江月:詞牌名,原唐教坊曲,取名自李白的“只今惟有西江月”詩句。清季敦煌發現唐琵琶譜,猶存此調,但虛譜無詞。調見《尊前集》,又名《江月令》、《步虛詞》、《壺天曉》、《白蘋香》、《玉爐三澗雪》。五十字,上下片各四句兩平韻,結句各葉一仄韻。沈義父《樂府指迷》:“《西江月》起頭押平聲韻,第二、第四句就平聲切去,押仄聲韻。如平聲押‘東’字,仄聲須押‘董’字、‘凍’字方可。”此首《西江月》詞,上下片不押同一部韻,上片押第一部東韻,下片押第八部蕭韻,是換韻,為變格。
                瑤圃(pǔ):即榮邸瑤圃,位于越州(今浙江紹興),是嗣榮王趙與芮的私家園林,詳見《癸辛雜識》。
                晚花:梅已結子,而枝上尚有余花,故稱“晚花”。
                裊(niǎo):搖曳。
                一痕雪:指晚開的幾朵潔白的梅花仿佛一抹殘雪。 痕,痕跡。
                幾豆:指梅子。
                玉奴:南齊東昏侯的潘妃字玉奴,東昏侯兵敗,玉奴與他同死。古人常以玉奴指女子,此指青梅。
                熏(xūn):熏爐。
                瘦?。杭词菹鞯幕ò?。
                冰綃(xiāo):潔白的生絲制品。
                青子:即青梅。
                東鄰:語出宋玉《登徒子好色賦》:“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然此女登墻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東鄰原指美女,此處指梅花。

                參考譯文
                瑤圃中一株青梅樹裊裊臨風而立,枝上雪痕猶在。幾顆青梅已悄然出現在綠葉間,透露濃濃的春意。梅花本早于梨花開放,但這幾朵梅花偏偏晚些開,它終于等到與春風相會的機會,似乎與梨花約好一同在夢中相見。
                梅花的芬芳好像美人羅被上散發出來的熏香氣息,而梅花欲落未落,欲殘未殘之狀,好比美人瘦弱的肌體,仿佛連冰綃薄紗衣的重量都經受不起。伊人漸老如梅樹成蔭轉而結子,逐漸由青泛黃;女子漸老的外貌一定不如從前那樣嬌艷,所以她害怕再與東鄰的那位嬌小女友相見了。



                創作背景
                這首詞估計寫于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年)前后,此間詞人再度赴越州,客居嗣榮王邸,見到瑤圃這一景觀,于是即興賦詞。

                賞析
                《西江月·賦瑤圃青梅枝上晚花》是宋代詞人吳文英創作的一首詞。上片連續化用歐陽修、張先、蘇軾等人詠梅的詞句,以顯晚梅之情態。下片將花擬人化,以寄寓作者的人生失意之感。
                此詞吟詠晚開的梅花,在形象描寫的背后隱含著感士不遇之意。全詞前后一貫,敘寫梅花,運用想象、擬人等手法,清麗自然。
                詞的上片渲染梅花的冰清玉潔及其帶給人間的濃郁春意。以“一痕雪”形容梅花,特別貼切。一是花自如雪;二是易于零落,如同春天的雪易于融化;三是稀少,枝頭星星點點的白色仿佛殘雪欲盡。再著一“裊”字,更給人以如虛如幻、縹緲如煙的感覺。詞一開頭,便勾勒出一幅優美的畫面,又顯出那一股堅韌之氣以及繾綣的深情。次句化用歐陽修:“葉間梅子青如豆”詩意,構思亦很奇巧。這句也暗含梅花在內,一個“藏”字十分生動,春光掩映了葉間的梅花,顯得更加春意盎然,融人了詞人對晚梅的禮贊。“玉奴最晚嫁東風。來結梨花幽夢”二韻扣住“晚”字寫梅花,仍用擬人化寫法。這一韻將晚花比作絕色美人,還沉湎于幽夢之中,遠遠落后她的姊妹們,“玉奴”襲用蘇軾詩中之辭,用以比喻白梅。“最晚”應合詞題中“晚花”二字。“嫁東風”化用李賀詩句,而詞人筆下的白梅卻不早不晚在東風中含苞綻放。原來白梅晚開是為了與梨花同溫幽夢的。白梅本不該與梨花同時,好像這晚梅與梨花之間存在某種不解之緣。這句暗點出晚字、白字。所謂思致杳冥,空靈之處。
                詞的下片仍以擬人之筆,賦晚花以人情,著意描繪梅花的冰肌玉骨,香氣襲人和嬌麗姿容。而詞人那無限憐愛之心,盡在不言中。“香力添熏羅被,瘦肌猶怯冰綃”一韻,寫梅香與嬌態。一個“添”字,隱示出羅被原先已經被早梅熏過幾次,而今晚梅又開放,其香氣更添幾重。“瘦肌”形容花形,梅花通體晶瑩,宛如身著冰綃,作者于是生發出奇妙神思,那清瘦的梅肌,對著寒涼的冰綃,恐怕有幾分畏怯。梅花那嬌美柔韌、冰清玉潔的體格,躍然紙上。“綠陰青子老溪橋。羞見東鄰嬌小”一韻,以“青梅枝上晚花”收尾,與詞題扣合,首尾呼應。在那綠陰下,溪橋邊,青梅日益成熟,而東鄰的“枝上晚花”,卻風姿綽約,不勝妖嬈。兩相對照,青梅不禁自慚形穢,羞于睹其芳華。詞尾以烘云托月的筆法,借刻畫青梅的心理,從另一角度卻極寫梅枝上的這“一痕雪”般的晚花,是何其嬌小清麗。用待嫁的“東鄰”美女來比況青梅枝上的晚花,既是擬人手法,又善于融典。
                統觀全詞,詞人選材新穎,視角獨特,僅僅八句,卻調動了多種修辭手段:擬人、比喻、烘托、對比、用典、均自然貼切,富有藝術美感。見出詞人構思、運筆、遣詞的創作功力。




                相關閱讀

                吳文英《齊天樂》“三千年事殘鴉外,無言倦憑秋樹
                吳文英《探芳信·賀麓翁秘閣滿月》“試回頭、一點蓬
                吳文英《惜秋華·七夕》“人間夢隔西風,算天上、年
                吳文英《八聲甘州?靈巖陪庾幕諸公游》宋詞注釋翻
                吳文英《極相思·題陳藏一水月梅扇》試題閱讀及全詞
                吳文英《探芳信·麓翁小園早飲客供棋事琴事》“笑拍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