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宋詞精選 > 周邦彥的詞 >

                周邦彥《齊天樂》“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比~注釋及賞析

                周邦彥《齊天樂·綠蕪凋盡臺城路》

                齊天樂
                周邦彥
                    綠蕪凋盡臺城路,殊鄉又逢秋晚。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深閣時聞裁剪。云窗靜掩。嘆重拂羅裀,頓疏花簟。尚有綀囊,露螢清夜照書卷。

                荊江留滯最久,故人相望處,離思何限。渭水西風,長安葉亂,空憶詩情宛轉,憑高眺遠。正玉液新篘,蟹螯初薦。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斂。


                注釋
                ⑴臺城:陳元龍注:“晉明帝咸和年間新宮成,署曰建康宮,即今所謂臺城也。”六朝時稱宮省為“臺”,故呼禁城為”臺城“。故址在今南京城北玄武湖邊。此詞當作于金陵?!洱R天樂》一名《臺城路》,即用此詞首句為名。
                ⑵蛩:即蟋蟀。其聲似勸人機織,一名促織。
                ⑶韓偓《倚醉》:“分明窗下聞裁剪。“這里寫逆旅無聊的情況。
                ⑷言天氣漸冷。就字面說,類似六朝邱巨源《詠七寶扇》:“卷情隨象簟,舒心謝錦茵。“從意思說,又似唐柳宗元《行路難》:”盛時一去貴反賤,桃笙葵扇安可當。“桃笙即簟,竹席。此蓋借時節寒暖變遷,而有感于世態人情。
                ⑸《晉書·車胤轉》:“夏月則囊盛數十螢火以照書,以夜繼日焉。“縤以稀疏得名,是極稀薄的布,可以透亮的,字亦通作”疏“?;蜃?rdquo;練“字,非。這里只借典故來說夏天所用的有些還在,不必真有囊螢照讀這樣的實事實物。
                ⑹作者曾客居荊州,據王國維《清真先生遺事》所附年表,列在哲宗元祐七年以前,作者三十多歲,大致不差。譚獻評:“應‘殊鄉’“,語很簡略,美成,杭人,金陵,荊州,對他來說,都是他鄉,而荊州是少年羈旅(見《瑣窗寒》詞),秣陵是晚年寄跡,卻有不同,一意分作兩層,就將今昔之感說出了。
                ⑺賈島《憶江上吳處士》:“秋風生渭水,落葉滿長安。“(《全唐詩》卷572)陳注引賈島詩,”生“作”吹“,并云:”后人傳為呂洞賓詩“。美成是否到過長安,也很難定。汲古閣本《片玉詞》卷下《西河》詞,有”長安道,瀟瀟秋風時起“云云,但毛注云”清真集不載“。今陳元龍注本亦不載。此詞真偽尚不可知。既云”空憶詩情宛轉“,已明說這里引用古詩。詞義盡可借指汴梁,追憶少年時在京的朋友,較”荊江留滯“更推進一層,不必拘泥于唐人原句的地名。
                ⑻篘:漉酒竹器,亦可作動詞?!短圃娂o事》卷65引杜荀鶴斷句:“舊衣灰絮絮,新酒竹篘篘。“這二字疊用,卻非一般的疊字,其上一字均為名詞,下一字均為動詞。
                ⑼《世說新語·任誕》:“畢茂世(卓)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聲。’”
                ⑽陳注:“晉山簡每置酒輒醉。兒童歌曰:‘山公出何許,往至高陽池,日日倒載歸,酩酊無所知。’“亦見《世說新語·任誕》,而文字略異。
                ⑾陳廷焯:“幾于愛惜寸陰,日暮之悲更覺余于言外。“杜牧《九日齊安登高》:”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怨落暉。“本片雖無題目,觀“憑高眺遠”云云,蓋亦是重九之作?!肚逭婕分衅G詞居多,此詞辭意皆勝,惟意境似衰颯。


                賞析:
                    關于這首詞的寫作地點,周濟謂“此清真荊南作也,胸中猶有塊壘。”(《四家詞選》)從首句及內容看,當是作于金陵(江蘇南京)。時間當在知溧水縣前后。周邦彥于元祐八年(1093)三十八歲時調知溧水縣,紹圣四年(1097)升遷國子主簿。
                  上片起拍“綠蕪凋盡臺城路,殊鄉又逢秋晚”,在眼前展現一片秋景蕭條,客子秋心寥落。臺城在金陵,金陵乃六朝舊都,自隋唐以來,文人至此者,每易引起盛衰興廢之感。如唐末詩人韋莊就感到“六朝如夢”(《臺城》)。而現在的臺城更是草黃葉枯,“草木搖落而變衰。”(宋玉《九辯》)更使人有滿目蕭然之感。“又”字起遞進連接作用。殊鄉作客,已經夠使人惆悵了,更何況又遇上晚秋時節,“眾芳蕪穢”,殊鄉客子更難以禁受了。詞意遞進一層。陳廷焯認為“只起二句便覺黯然銷魂……沉郁蒼涼,太白‘西風殘照’后有嗣音矣。”起首造境便為全篇意蘊定下基調。
                  自“暮雨生寒”至上片歇拍全從殊鄉秋晚生發開去,一路鋪敘,渲染“殊鄉又逢秋晚”的惆悵心情。“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深閣時聞裁剪”。蛩,就是促織,因鳴聲“唧唧”,好似織機聲響,故名。晚秋之夜,本已漸涼,加上秋雨,頓覺寒生了。更何況詞人情緒低落,更覺周圍寒意更深,深閣婦女已在“寒衣處處催刀尺”,(杜甫《秋興》)開始縫制寒衣,準備過冬了。以上是從客觀事物層層渲染,使前面所描摹的秋色顯得更濃了。從“云窗靜掩”起,就作者主觀方面進行勾勒。“靜掩”,沒有什么人來往,烘托出一種幽靜的孤寂感。這種主觀感受又是詞人所處客觀環境在心理上的反映。
                  “嘆重拂羅裀,頓疏花蕈”。羅裀,就是羅綺墊褥?;ㄞ?,就是精美的竹席,詞中天氣正是“已涼天氣未寒時”(韓偓《已涼》),撤去竹席,換上墊褥是必然的,而且年年如此,為什么要“嘆”呢?“嘆”,就是詞人驚秋心情的流露,感慨時光流駛,節候變遷,所以撤去“花蕈”用“頓疏”,換上“羅裀”用“重拂”,都透露了詞人對光陰迅速的敏感,對自己老大無成的嘆息,用辭十分精細。“尚有綀囊,露螢清夜照書卷。”雖然時已晚秋,夏天的生活用品用不上了,但綀囊卻還留著,露螢照我讀書。綀,音疏,稀薄布料。這里用車胤囊螢典故?!稌x書·車胤傳》:“(胤)家貧,不常得油,夏月則練囊盛數十螢火以讀書。”當然,周邦彥不比車胤,不至于“不常得油”,這只是說,他雖有他鄉作客、宦海浮沉之嘆,但他志在詩書,不汲汲于富貴,不想“伺候于公卿之門,奔走于形勢之途”(韓愈《送李愿歸盤谷序》),修身潔行,志趣高尚,書生本色,不負初衷。此乃借古人之高境界以表示自己的高境界,如王國維所云:“借古人之境界為我之境界者也。然非自有境界,古人亦不為我用。”這上片歇拍兩句沒有將驚秋發展為悲秋,而是蕩開一筆,使詞意轉向高雅曠達,這是一個關鍵處。
                  下片轉到對故人和往事的追憶。“荊江留滯最久”,周邦彥于哲宗元祐二年(1087)出任廬州(合肥)教授至調任溧水之前約有七八年時間,他曾留滯荊州。據王國維推斷,他在荊江“亦當任教授等職”(《清真先生遺事》),年方三十多歲,他這時在金陵,懷念荊江故舊,但卻從對方懷念自己著筆。如果只寫自己懷念荊江故舊,則荊江故舊是否懷念詞人不得而知。而推想荊江故舊懷念自己,則自己對荊江故舊的懷念便可不言而喻了。言簡而意明,筆法巧妙。“渭水西風,長安葉亂,空憶詩情宛轉。”這是化用賈島詩“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憶江上吳處士》)長安借指汴京。周邦彥于神宗元豐初以布衣入汴京為太學生。元豐六年(1083)升太學正,直到哲宗元祐二年始離汴京外任廬州教授,他居留汴京時間長達十年之久,正是二三十歲的青年時期。他任太學正,“居五歲不遷,益盡力于辭章。”(《宋史·本傳》)據陳郁《藏一話腴外編》所載邦彥佚詩《天賜白》、《薛侯馬》都是在汴京時期作的。陳郁稱贊他的詩“自經史中流出,當時以詩名家如晁(補之)、張(耒)皆自嘆以為不及”??梢娖湓姴胖叱?,只是為詞名所掩而已。此時,他想到汴京也正當西風落葉的晚秋,追憶從前這時候二三好友,風華正茂,以文會友,吟詩唱和,詩情宛轉,其樂何極、至今回首,乃如電光火石,幻夢浮云,徒增感慨。“憑高眺遠”一句從詞意看本應放在“渭水西風”之前。“渭水西風”三句正是憑高眺遠所見到的想象中景象。而就格律看,只能置于此處,作為補筆,收束上文,以舒積愫??墒顷P山迢遞,可望而不可即,情懷郁郁,惟有借酒消愁,舉杯一醉。“縱玉液新篘,蟹螯初薦”玉液,美酒,篘,漉酒的竹器,此處作動詞用。“蟹螯”典出(《世說新語·任誕》):“畢茂世(卓)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這是一種不為世用,放誕不羈的行為,作者的意思是說,他也要像畢茂世那樣,一手持海螯,一手持酒杯,直到醉倒山翁。山翁指山簡,晉代竹林七賢之一的山濤之幼子,曾鎮守荊襄,有政績,好飲酒,每飲必醉,人為之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日暮倒醉歸,酩酊無所知。”(《世說新語·任誕》)周邦彥以山簡自喻,也可看出他當時心態。“但愁斜照斂”,忽作轉折,似與上文不相連貫,實則一意承轉,他正欲飲玉液,持蟹螯,如山翁之醉倒以求解脫愁思,然而不行,當淡淡的落日余暉灑在“綠蕪凋盡”的臺城道上時,一片衰草斜陽,暮秋古道的蒼茫景色,搖撼著他的心弦。上片節候推遷,流光易逝的感慨,再次充塞胸臆:歲月如流,人生有限,寸陰可惜,去日苦多,他不免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李商隱《登樂游原》)的遲暮之感。所以陳廷焯說:“美成《齊天樂》云:‘綠蕪凋盡臺城路,殊鄉又逢秋晚’傷歲暮也,結云:‘醉倒山翁,但愁斜照斂’,幾于愛惜寸陰,日暮之悲,更覺余于言外。”(《白雨齋詞話》)
                  那么,我們不免要問:“周邦彥滯留金陵時,年不過四十左右,何以就有遲暮之感?這只要看他于哲宗元符元年(1098)寫的《重進汴都賦表》中一段話,便可大略知道:
                  “臣命薄數奇,旋遭時變,不能俯仰取容,自觸罷廢,漂零不偶,積年于茲。臣孤憤莫伸,大恩未報,每抱舊稿,涕泗橫流……”
                  北宋新舊黨爭激烈,對周邦彥的仕宦生活有一定的影響,因為他“不能俯仰取容,自觸罷廢”,他自元祐二年至紹圣四年,外任廬州教授,滯留荊江,調任溧水,十載漂零,過著“漂流瀚海,來寄修椽……憔悴江南倦客”(周邦彥《滿庭芳》)的生活,心情抑郁寡歡,他留金陵時,正是在十載“漂零不偶”的期間之內,所以他在詞中驚秋感物,懷念故友,借酒消愁,遲暮之感,都與他的生活遭際有關。因此,全詞感情亦極沉郁頓挫,陳廷焯云:“詞至美成,乃有大宗……然其妙處亦不外沉郁頓挫。頓挫則有姿態,沉郁則極深厚。既有姿態,又極深厚,詞中三昧,亦盡于此矣”。此詞筆法迂回曲折,感情沉郁頓挫,是其妙處。(王儼思)




                相關閱讀

                周邦彥《解連環》“拚今生、對花對酒,為伊淚落”
                周邦彥《蘇幕遮》“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全文翻
                周邦彥《解語花?上元》全詞翻譯及賞析
                周邦彥《蝶戀花·早行》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周邦彥《齊天樂》“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比~注
                周邦彥《浪淘沙慢》“南陌脂車待發,東門帳飲乍闋

                ??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