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李商隱《風雨》“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全詩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4-03-25 21:34
                《風雨》
                作者:李商隱
                凄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
                心斷新豐酒,銷愁又幾千。


                注解:
                此詩張《箋》編于大中十一年(857),云:"'新知遭薄俗'謂鄭亞李回輩;'舊好隔良緣'謂子直(令狐绹)不能久居京師,翻使窮年羈泊。自斷此生已無郭震、馬周之奇遇,詩之所以嘆也。味其意致,似在游江東時。
                羈泊欲窮年:盧思道《為高仆射與司馬消難書》:"羈泊水鄉,無乃窮悴。"庾信《哀江南賦》:"下亭飄泊,高橋羈旅。"窮年:終生。
                黃葉句:自喻飄零如風雨中的黃葉。
                青樓:富貴人家。
                新知兩句:馮注:"新知謂婚于王氏,舊好指令狐。遭薄俗者,世風澆薄,乃有朋黨之分,而怒及我矣。"
                心斷句:《舊唐書·馬周傳》:"西游長安,宿于新豐逆旅,主人唯供諸商販,而不顧待周。遂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獨酌。主人深異之。至京師,舍于中郎將常何之家……為何陳便宜二十余事,令奏之,事皆合旨……太宗即日召之……與語甚悅,令直門下省,六年,授監察御史。"此引馬周事,自嘆生不逢時,已無知遇之望。
                銷愁句:《漢書·東方朔傳》:"銷憂者莫若酒。"又曹植《名都篇》:"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又王維《少年行》:"新豐美酒斗十千。"
                姚培謙《李義山詩集箋注》:"凄涼羈泊,以得意人相形,愈益難堪。風雨自風雨,管弦自管弦,宜愁人之腸斷也。夫新知既日薄,而舊好且終睽,此時雖十千買酒,也消此愁不得,遑論新豐價值哉?"劉、余《集解》:"此詩首尾用典,貼切自然,畫出才士書劍飄零,英俊沉淪風貌。末聯尤不露痕跡。
                1、寶劍篇:唐將郭震(元振),少有大志。武則天曾召見,索其文章,震乃上《寶劍篇》。
                2、羈泊句:意謂終年漂泊。
                3、心斷句:馬周西游長安時,宿新豐旅店,店主人很冷淡,馬周便要酒一斗八升,悠然獨酌。后來唐太宗召與語,授監察御史。這里意思是說,不可能會象馬周那樣得到知遇了。心斷:猶絕望。新豐:故址在今陜西臨潼縣東。


                韻譯:
                我讀了寶劍篇后心里凄楚悲涼;
                羈旅中不得志想必漂泊到終年。
                我象風雨中的黃葉依然在飄落;
                別人成日在青樓作樂歌舞管弦。
                縱有新交遇到薄俗也難得持久;
                舊交老友因為久疏而斷了良緣。
                我不企望喝新豐酒能有新際遇;
                為消愁姑且沽飲不惜耗費幾千。

                譯文
                雖然胸懷匡國之志,也有郭元振《寶劍篇》那樣充滿豪氣的詩篇,但卻不遇明主,長期羈旅在外虛度著華年。黃葉已經衰枯,風雨仍在摧毀,豪門貴族的高樓里,闊人們正在輕歌曼舞,演奏著急管繁弦。新交的朋友遭到澆薄世俗的非難,故舊的老友又因層層阻隔而疏遠無緣。心中想要斷絕這些苦惱焦煩,要用新豐美酒來消愁解悶,管它價錢是十千還是八千。

                【題 解】
                    這首詩是詩人晚年羈泊異鄉遭遇風雨而引發的身世之感,借慷慨悲歌來抒發自己懷才不遇的抑郁不平之氣。“風雨”既是實寫眼前之事,又是象征;象征著詩人一生在凄風苦雨中沉淪飄泊,滿懷抱負、滿腹才情就這樣被雨打風吹去。

                    句 解
                    凄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

                    “寶劍篇”,又作《古劍篇》,初唐大將郭震落拓未遇時寫的一篇托物寓志的詩歌。以寶劍遭到捐棄被埋塵土比喻有才之士淪落不遇,但“猶能夜夜氣沖天”,在磊落不平之中猶有熱切的用世之心。這首詩深受武則天的賞識,后來郭震被重用,實現了報國之志。

                    詩人何嘗沒有《寶劍篇》那樣的吟詠呢,可是又有誰來賞識?故句首用“凄涼”來形容。一想到未來,詩人不禁黯然神傷,看樣子飄泊在外,終此一生了。“羈泊”,羈旅飄泊。“窮年”,終年,這里指終身。

                    詩歌一開頭就在一片蒼涼沉郁的氣氛中展示出理想抱負與實際境遇的矛盾。從字面看,兩句中“凄涼”、“羈泊”連用,再加上用“欲窮年”突出飄泊生涯的無窮無已,似乎滿紙悲酸凄苦。但由于“寶劍篇”這個典故本身所包含的壯懷激烈的意蘊,不難使人感受到詩人心中蘊積著的一股金劍沉埋的郁勃不平之氣。

                    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

                    這兩句描繪出苦樂懸殊、一喧一寂的人生圖景。在鮮明的對比中,突出才士落魄不堪的處境:自己的身世如飄零的黃葉,本已衰敗凋枯,偏又遭到風雨摧殘;而豪門貴家則自顧自地歌吹彈唱,宴飲作樂。

                    “青樓”,豪華精致的樓房,這里指富貴人家。“自”,既有轉折意味,又含“自顧”之意。“仍”,更、兼之意。二者對應,加強了不同境遇的對比。詩人在前句觸物興感,在后句實中寓虛,含蓄地表達了自己難以忍受的痛苦與憤激之情。

                    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

                    在羈泊異鄉的凄涼境況中,人情的溫暖往往是對寂寞心靈的一種慰藉。然而,新交的朋友遭到淺薄世俗的詆毀,與舊日的好友也關系疏遠,斷了往來。這兩句是寫詩人陷身在朋黨相爭的夾縫里進退兩難、孑然孤立的處境。

                    “知”,知交。“新知”,即新朋友??赡苤膏崄?、李回等人,亦可寬泛地理解為與李商隱有交誼的失勢朋友。“遭薄俗”,遭到不良世風的攻擊誹謗。“舊好”,可能是指當年與詩人親如兄弟后來卻幾乎反目成仇的令狐绹。“隔良緣”,指交情阻隔,關系疏遠。詩人娶了王茂元(接近李黨)的女兒后,令狐(屬牛黨)等人斥之為“背恩”、“無行”,極力排擠、打擊他。李商隱夾在牛、李兩黨之間,不僅仕途坎坷,人格也遭到種種詆毀。在這樣的情況下,與“舊好”關系疏遠,“新知”也遭到非難便是必然的了。

                    心斷新豐酒,銷愁斗幾千

                    新豐在長安附近,今陜西臨潼縣東,以美酒著稱。“新豐酒”用的是初唐馬周的典故。馬周落拓未遇時西游長安,借宿在新豐旅舍,店主人只顧接待商販,對馬周頗為冷淡,馬周便自取新豐酒獨酌。后來馬周得到唐太宗的賞識,官居高職。“心斷”,指絕望。詩人是說自己有馬周當初的落魄,卻不再指望能有他后來的幸遇。愁苦萬分,卻又萬般無奈,于是詩人只好借酒澆愁,而不惜耗費千錢。“斗幾千”是說一斗酒值幾千錢,極言酒價之高,這里是借以突出愁之深。至此,詩人將內心的郁積苦悶抒發到了極致,在篇尾留下了無法排遣的苦悶與心緒的茫然失落。

                李商隱 風雨

                    評 解
                    這首詩通過自然的風雨,寫人世的風雨,抒發了壯志難酬、一生零落的凄苦。然而,雖是自傷身世,字里行間依然透出一股郁勃不平之氣。首尾兩聯,借用郭震和馬周的典故,不只是作為自己當前境遇的一種反襯,同時也表露出對唐初開明政治的向往和匡世濟時的強烈渴求。境遇的凄冷與內心的熱切相互交織,是這首詩的特色,也是李商隱一生命運的特點,正如崔玨《哭李商隱》其二中所說“虛負凌云萬丈才,一生襟抱未曾開”。

                賞析:
                這是作者自傷淪落漂泊無所建樹的詩,是一曲慷慨不平的悲歌。
                風雨,語義雙關,既指自然界風雨,更喻人世間風雨。
                李商隱一生羈旅漂泊,宦海沉浮,不得重用,飽嘗世態炎涼。遂借風雨以起興,抒發抑郁悲憤之情。這種寫法是常見的。作者的高超之處是在首尾兩聯皆用本朝典故,以馬周、郭震兩人見召重用成為名臣,與自己的懷才不遇、漂泊無歸形成強烈的對比。用事寓意深微,貼切自然。既表現了自己不甘沉淪、意欲匡時濟世的胸懷,又流露了對初唐開明政治的欣慕之情。
                此詩也是李商隱自傷懷才不遇,寫交游冷落的苦悶之情的。詩人以《寶劍篇》自傷不遇,郭震寫《寶劍篇》而得武則天賞識,而作者自己雖有才華,卻迪際凄涼,到處羈旅漂泊,終年無處可以寄托。自己身1什飄零,好象黃葉加上風吹雨打,而朱門達官卻紙醉金迷、尋歡作樂。李商隱身處李、牛黨爭的夾縫中,“新知”、“舊好”們碰上冷薄的世風,沒有好的機會,各自飄零,致使商隱交游冷落。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詩人只好借酒澆愁,即使酒價昂貴,也不惜沽飲幾杯了。作者一生是政治斗爭的犧牲品,四處漂泊寄寓幕府,窮愁潦倒,全詩喟嘆深沉,詞哀情苦。

                詩起句寫理想與際遇的矛盾,雖懷有郭震般的抱負,卻沒有他那樣的際遇。頷聯抒寫羈旅漂泊的人生感受。頸聯寫在現實生活中孤立無援的悲涼。末聯寫想借酒澆愁,但卻不能象唐初的馬周,落拓時在新豐酒店受到冷遇,然而后來他卻得到皇帝的賞識,拔居高位。
                詩以風雨為題,凄涼開首,是表露羈泊異鄉,因目接凄風苦雨而引起的身世之感。




                相關閱讀

                李商隱《重過圣女祠》全詩注釋翻譯與賞析
                李商隱《日日》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
                李商隱《涼思》“客去波平檻,蟬休露滿枝”全詩翻
                李商隱《落花》“腸斷未忍掃,眼穿仍欲歸”全詩翻
                李商隱《板橋曉別》“水仙欲上鯉魚去,一夜芙蓉紅
                李商隱《細雨》“帷飄白玉堂,簟卷碧牙床”翻譯賞

                有幫助
                (1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