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柳宗元《秋曉行南谷經荒村》“寒花疏寂歷,幽泉微斷續”翻譯賞析

                秋曉行南谷經荒村
                柳宗元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
                黃葉覆溪橋,荒村唯古木。
                寒花疏寂歷,幽泉微斷續。
                機心久已忘,何事驚麋鹿?

                【注釋】
                ⑴南谷:地名,在永州鄉下。
                ⑵杪(miǎo):樹木的末梢。孫覿《西山超然亭》:“孤亭坐林杪,俯見飛鳥背。”引申為年月季節的末尾。杪秋:秋末,深秋。
                ⑶幽谷:深谷?!对娊?middot;小雅·伐木》:“出自幽谷,遷于喬木。”
                ⑷疏:稀疏。寂歷:寂寞,寂靜。韓偓《曲江曉思》:“云物陰寂歷,竹木寒青蒼。”孔平仲《深夜》:“寂歷簾櫳深夜明,睡回清夢戍墻鈴。”
                ⑸微:指泉聲細微。
                ⑹機心:機巧的心計?!肚f子·天地》:“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于胸中則純白不備。”又《魏書·公孫表傳》:“不可啟其機心,而導其巧利。”后指深沉權變的心計,柳詩化其意而用之。
                ⑺麋鹿:稀有珍貴動物,鹿屬,形體龐大。角像鹿,尾像驢,蹄像牛,頸像駱駝,但從整個來看哪一種動物都不像,故俗稱“四不像”。

                【譯文】
                秋末的大地披著一層濃重霜露,
                我早晨起來走向那幽暗的南谷。
                枯黃的樹葉覆蓋著溪上的小橋,
                荒涼的山村只有參天的老樹。
                寒花開得疏疏落落何等寂寞,
                深谷的泉水細小而時斷時續。
                機巧之心很早以前就已忘卻,
                何以我還能驚動那機敏的麋鹿?

                【鑒賞】

                  貞元二十一年,柳宗元因參加王叔文革新集團被貶為永州司馬,開始了痛苦的謫居生活。永州位于湖南、廣東交界處,是一個人煙稀少、荒涼僻遠之地。柳宗元置身于這樣的環境,常常觸景傷懷,對自己的遭貶,感慨萬端。加上其所任永州司馬,只不過是一個閑散之官,因而他沒有充分施展才能的機會,這更加重了他的孤獨、憤懣之情,從《秋曉行南谷經荒村》這首五言古詩中,不難體會出詩人的這種情緒。

                  從標題可知,詩是寫詩人在一個秋日的早晨赴南谷路經荒村所見,并且是以人的行蹤為線索,逐層展開的。

                  首聯寫詩人在晚秋時節,冒著早晨的霜露,走在幽深的山谷之中,字里行間流瀉出一種跋涉之苦。其實,詩人現實的生活道路,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首句的“杪秋”本已點明季節,但作者卻仍嫌不足,在句尾又以“霜露重重”加重筆墨,進一步渲染了秋之已深。次句的“幽”字,則是強調了詩人所行山谷遠離市井,幽深僻靜。

                  接著,具體寫經荒村所見:厚厚的黃葉覆蓋著小溪上的橋面,荒村唯有古樹處處可見,寒天的野花,稀疏零落,大地更顯得空曠。山谷深處的泉水聲微流緩,水聲時斷時續,更襯出大地的寂靜。幾句詩,寫盡了南谷秋色和荒村的荒僻景象,給人以衰敗、寥落之感。

                  詩人處境險惡,眼前如此蕭疏荒寂的景色,很自然地觸動了他的身世之感。作者在《始得西山宴游記》中曾這樣說道:“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他何嘗不想驅除胸中的郁悶呢?可是,今天南谷之行卻沒有使他得到“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的輕松,反而更加重了他的孤獨落漠之感。詩最后寫的“機心久已忘,何事驚麋鹿”,表面上的超脫放達之態,實際上卻反映了欲遣愁緒而不能,從而愁上加愁的心境罷了。

                  全詩緊扣題目,以標題中的“荒”字籠蓋全篇,使詩人筆下的畫面,涂上了一層慘淡之色,霜露、幽谷、黃葉、溪橋、古木、寒花和幽泉,無一不在它的籠罩之下,因而有力地突出了荒村的特點;而這個特點,又處處不離“杪秋”這個季節,使景物都具有濃厚的時令特色。

                  詩人筆下的景色寫得真實、自然,同時又處處滲透著詩人的主觀情憬。詩人特有的心境與眼前寥落衰敗的景象相互交融,達到了情景交融藝術境界。




                相關閱讀

                柳宗元《江雪》“千山鳥飛絕 萬徑人蹤滅”詩配圖與
                柳宗元《中夜起望西園值月上》“石泉遠逾響,山鳥
                柳宗元《詔追赴都回寄零陵親故》閱讀答案及翻譯賞
                柳宗元《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翻
                柳宗元《入黃溪聞猿》“孤臣淚已盡,虛作斷腸聲”
                《晨詣超師院讀禪經》柳宗元古詩詩意及注釋翻譯

                ??
                有幫助
                (4)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