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
                ?

                韋應物《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水性自云靜,石中本無聲”全詩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mckmama.com    發布時間:2015-07-22 11:41
                聽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
                韋應物
                鑿崖泄奔湍,古稱神禹跡。
                夜喧山門店,獨宿不安席。
                水性自云靜,石中本無聲;
                如何兩相激,雷轉空山驚?
                貽之道門歸,了此物我情。

                注釋
                ①嘉陵江,在今四川I省境內,為長江上游支流。上人,唐人稱僧人為“上人”。
                ②泄,渲泄,排放。奔湍,奔騰的激流。
                ③神禹跡,傳說中夏禹治水留下的遺跡。
                ④自,本來,原來。云,語助詞。
                ⑤相激,相撞擊。
                ⑥雷轉,像雷聲一樣回旋??丈?,空寂的山間。
                ⑦“貽之”二句:貽,贈送。之,指上面提出的問題。
                ⑧道門,佛門。舊,故舊,朋友。道門舊,即深上人。
                ⑨了,盡,結束,引申為解決,解答。
                ⑩物我情,指客觀外物的實情與主觀自我的認識。這二句是說,我把個問題呈請佛門舊友深上人,望能給予透徹的解答。

                參考譯文
                擊鑿山崖飛瀉急速的水流,號稱是遠古的大禹遺跡。晚上旅館佛寺的大門喧騰聲,獨自一人夜里睡覺不能安然熟睡。水的特點本是安靜的,石頭中本來也沒有聲音。為什么兩者互相沖擊(水沖擊石頭),雷鳴幽深少人的山林使人驚。把這個問題遺留給寺觀的舊友,了卻它給我的疑問。



                賞析
                《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是唐代詩人韋應物的詩作。這首詩從嘉陵江兩岸景物,險崖與急流等景象,讓人聯想到水性與石質,從禪的角度去思考人生,顯得十分自然。正所謂“水性長靜,石亦無聲,二緣和合則聲生,了知緣起則性空,性空無生滅。”故詩篇不被生滅法轉,直契真如。
                這是一首充滿禪趣的妙詩,全篇抓住嘉陵江水聲展開構思。
                當時作者正在蘇州山寺獨宿,嘉陵江水的濤喧如雷,使作者不能安席,于是引起了作者對佛性、對物理的思索,主要是思索靜的自性怎么會轉而成動的喧響,思索間由頗多感觸,便寫下了這首詩。

                發端兩句借大禹治水的傳說寫嘉陵江水聲的由來。意思是說,大概由于大禹的神奇力量,他鑿開險峻的山崖,使飛流急湍奔騰直瀉,發出巨響。起筆即緊扣詩題,顯得氣勢雄偉。
                詩的三、四兩句寫詩人夜宿出門店,由于水聲的喧鬧,通夜無法安寢。這兩句一方面承接上文,進一步具體寫出嘉陵江水聲之大;另一方面又極自然地引發出下文對水性的議論。這是闡發禪理、表現禪趣的轉折點。
                而五、六、七、八四句借水聲與山石激蕩出巨響的自然現象展開議論,頗含折理。大意是說,水性本來是安靜的,山石也不會發出聲響,可是兩者一激蕩,竟發出驚雷一樣的巨響,完全喪失了水石的本性。我們從這一自然現象中,可以悟出很深的禪理:人在社會中,應當以無念為宗,不取不舍,不染不著,任運自然,自在解脫,應當象水石一樣保持安靜和無聲的本性,清靜無為,也就具備了佛性。水石保持住本性就具備了佛性,人向自性中求取,保持住清靜無為的本性,也就具備了佛性。韋應物這種思想帶著很濃的消極成分,應予批判。不過,從這首詩中,卻可看出韋應物禪學修養是很深的。
                詩的最后兩句,表示自己寫這首詩的目的是以此贈給深上人,彼此交流禪學心理,并對深上人徹悟物我之情的禪學修養無限向往。[4] 詩的結尾頗有意味,詩人提出了問題,但是自己并不去回答,而是把疑惑推給了老友,有一種故意責難的狡黠。另一方面傳達了一種深奧的禪意,表達了詩人對于物性和人情的感悟。因為人的心性在遇到外物相激時,也會產生強烈反映,物性和人情本來就是相通的。我們不知道深上人是如何作答的,事實上,這個問題也不需要回答。這個結尾,寫得既很切題,又留有余味,不失韋氏平淡有味的風格。




                相關閱讀

                韋應物《送楊氏女》“別離在今晨,見爾當何秋”全
                韋應物《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俯飲一杯酒,仰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韋應物《寄全椒山中道
                韋應物《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今朝為此別,何處
                韋應物《嘉陵江水聲寄深上人》“水性自云靜,石中
                韋應物《寒食寄京師諸弟》“雨中禁火空齋冷,江上

                有幫助
                (0)
                ------分隔線----------------------------
                ? 女性体内射精的味道多久消除掉
                <noframes id="rr7rr">

                    <pre id="rr7rr"><ruby id="rr7rr"><ol id="rr7rr"></ol></ruby></pre>

                      <pre id="rr7rr"></pre>
                      <del id="rr7rr"></del>

                              <noframes id="rr7rr"><pre id="rr7rr"><span id="rr7rr"></span></pre>